首页 痴女的第一次 下章
第7章 不要说礽头
 包厢里的其他三人早就情难自已,还没等二人从高的余韵中缓过来,肥仔就一把将颜艾彤拉起。

 然后掏出自己短小的了进去。肥仔小在五人中不算什么秘密,他小时候得了一场大病,为此打了不少素针,这造就了他肥胖小的窘境。

 而他倒也没有因此有多自卑,反而更加好变态。颜艾彤这种能被人看到高的顶级货自然是不会嫌弃兄弟小,她只是更卖力的夹紧了自己的道,然后来回扭。“,彤子这么,我巴小肯定制不住,大东来帮我一把。”

 “怎么说?”“你帮我掐她的头。”“别…别…”就在大东打算动手时,颜艾彤突然娇着说。

 就在大东和肥仔以为是彤子不愿意的时候,她却接着说:“已…已经掐过了…去,那拿个竹签子。扎…扎我头。”

 这么残暴的玩法让几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有颜艾彤一边娇一边骂道:“妈…的,聋了吗?赶…紧的。”如此大东才从垃圾桶里捡起一竹签,按住颜艾彤的上半身,企图用竹签子去扎她的头。

 可包厢里太过昏暗,加之颜艾彤一直卖力的上下耸动着,大东很难对准目标。自己头半天没有感觉,颜艾彤还以为大东是胆小不敢下手,就在她打算出言他几句时,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口传来。

 “嘶…我!”她倒一口凉气,而后尖叫着大骂,随后便是一股出再度高

 而肥仔也在高似的冲击之下直接。过了一会儿,头上仍是火辣辣的疼。颜艾彤从高中恢复过来。

 看着自己被竹签扎了个对穿的头,不苦笑着摇头,“我他妈刚刚才第一次做啊…下手这么重是不是过分了点。”

 “对…”大东想道歉却在眼前的景象中再难说出一个字,颜艾彤神情中哪里有半点责怪,她一手伸向下摸出一把拉丝的汁的混合物,放在嘴边

 另一只手竟然撵着扎穿头的竹签转动起来,一边发出人的媚叫,“没事,对我下手重点我也乐在其中,在外面对别的女孩子可要温柔一点,”然后一边转动,一边将竹签缓缓从头上了下来。鲜红的血顺着高洁白的口。

 然后在平坦的小腹与汗融合下少女的隐秘花园。这颇具美感又让人充满望的场景看得几人一阵眩晕。

 而颜艾彤也意犹未尽的嘴角,‮腿双‬呈M型打开,留着白色体的一张一合,感的小豆豆探出头微微颤抖着,而后一双纤纤玉手将拉开,道内的丝袜还有白色依稀可见,“你们下一个谁来?”

 之后便是疯狂的爱,每个人至少都来了两轮,这对于一个首次爱的女来说也许太过刺

 于是在大约七次高后,颜艾彤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而男生们则“忙活”到了半夜三点,一群人本想回家,无奈颜艾彤已经打起了呼噜,于是他们就在网吧里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板。当颜艾彤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一点,听见熟悉的手机铃声。

 她拿起电话,“喂,婷婷怎么了?”“你说怎么了?你一夜未归,早上发短信你也不回。你是要气死你娘我是不是?”“嗨呀,妈…我们几个这么久没见肯定要玩的疯一点嘛。”“那你也打个电话说一声啊。”

 电话里传来妇人不满的嘟囔,“今天晚上必须回来,你一个姑娘,换洗衣服不带也就罢了,洗漱的东西也不带,狗子他们笑话。”

 “嘻。”想到昨夜的荒唐,颜艾彤笑出了声,“他们才不会笑话我呢,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回来。”颜艾彤挂上电话,看见自己的几个哥们已经开始打电脑开始奋战了,便嘟起嘴巴,“我靠,你们起都不叫我。”

 他们大概是在玩一些比较休闲的游戏,并没有烈到来不及理她的程度。于是最近的咸鱼指了指颜艾彤的部,“叫你了啊…都把鼠标进你里了你都没反应。你说你又菜又爱玩,自己体力不行就别玩那么花啊。”

 “,你们四个对我一个,我还是第一次,要不要那么苛刻?”这时颜艾彤才觉得自己小腹的,稍微一动感觉便又来了,她赶紧出鼠标。

 只见那鼠标已经被泡透了,看样子就已经报废。“别发了,醒了就赶紧吃东西,吃完我们也好送你回家。”大东说着,从电脑后面拿出一碗面,“刚给我们吃午饭给你看你没醒就打包了一份。”

 “算你们有点良心。”吃完饭,五个人打算离开,可颜艾彤这边又出了问题。做晚玩的太嗨没顾及后果,把短和鞋子都扔了,可她现在这个样子回家怕不是要被抓进局子里。

 几个男生豁出脸面打算去垃圾箱里把热和鞋子都找回来,却被陈叔告知垃圾车早上已经来过了。无奈之下,他们几个打算派一个代表去买点蔽体的衣物回来给颜艾彤穿上。但就在此时,狗子突然说话了,“彤子,还想玩吗?”

 “玩啥?”正打算转账的颜艾彤也是一愣,旋即出坏笑,“是我的身体太有惑力了?又想干我?”她一直体几个正值青春壮年的小伙子当然忍不了,下早就顶起了帐篷。

 “不是,昨天晚上的国王游戏,我还剩一个命令呢。”“哦?”想到昨夜的荒唐,颜艾彤也被点燃了火,“你说说。”

 “我的最后一个命令是…”他故意拖了长音,“你回家的时候只能穿你里的那条丝袜,还有那个短袖。”

 听见这个提议颜艾彤兴奋无比,她干脆地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定了,但是那只能到晚上了,白天妥妥的会有人报警。”说完之后从小出那条已经被水泡了一夜的超薄黑丝无裆连袜,搭在沙发上。

 “不过在那之前,别玩电脑了。”她坐到沙发上,再次M字开腿掰开沾满干涸的小,“要不要战第二轮?”

 话未说完四个男孩便扑了上去…深夜十二点,夏季的晚风格外热,高档小区的监控里出现了五个蹑手蹑脚的年轻人,正是颜艾彤一行,他们趁着夜深人静,一路跑回了颜艾彤家。

 狗子本是想来一出引人遐想的暴,可一下午的实在有些过火,颜艾彤现在简直变成了一个感的盆,只要迈开‮腿双‬就会滴滴答答的出白色,就算是连袜也挡不住,自然也就没法出了。

 虽然上身穿着白色短袖,但油污和汗水早已经把短袖口的部分染成透明,不要说头,就连昨夜被大东扇出的青色印子和她自己出来的瘀血都一目了然。

 下半身就更惨了,光脚穿着一条满是斑的黑色连袜,这连袜上有四五道被电脑桌残骸划出的口子。脚下因为没有鞋子的庇护,丝袜已经开始丝,而裆部混合着汁,像个蜗牛似的了一路。

 “彤子咋办啊…你这样进去阿姨肯定会打死我们的。”毕竟他们是多年的玩伴,几家也一起出去旅游过,对于颜艾彤的母亲彤婷婷他们还是很熟悉的。“你们又不是不认识她,这方面她很迟钝的。”

 到了家门口,颜艾彤胆子也大了许多,这种窝里横的性格让四人一阵语,“再说了,她对你们脾气好的很。替我挡挡,没问题的。”说完不等四人反应就打开了门。

 “婷婷,我回来了。”此时彤婷婷也就是颜艾彤的母亲正在看电视剧,听见颜艾彤的声音她连头都没有回。  M.qbQbXs.COm
上章 痴女的第一次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