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痴女的第一次 下章
第5章 最后命令
 “我草,你们两个在玩啥?”看见这种场景三人都是一愣。狗子霎时间清醒过来,整个人楞在当场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可颜艾彤这个傻大胆根本没动。

 她还保持着一字马的姿势,嘴里骂骂咧咧道:“草,我按摩一下碍找你什么事儿了?”肥仔把拎着的烧烤放在桌上,看着狗子高高举起的巴掌,“你管这个叫按摩?”“老娘就好这口怎么滴了吧。”

 正待他俩继续斗嘴时,站在最后的陈叔有些尴尬的开口了,“要不…我先回去?”“别理他陈叔,桌子是我打翻的。看看要多少钱,我赔给你。”

 陈叔看着眼前的一幕,再想到刚才吧台里发生的事儿,更是尴尬异常。于是他摆了摆手,“都是客,我这马上就要换设备了赔啥啊…你别告我这网吧里有安全隐患我就谢天谢地了。”

 “瞧您说的,那我们请你吃烧烤,这事儿就两清了怎么样?”颜艾彤终于放开双手坐了起来。然而她的坐姿绝对算不上淑女,或者说用大马金刀更为合适。

 “唉,算了算了。”陈叔惋惜的摇了摇头。虽然心已起,但是小本买卖是在没法不看着,“我这前台没人不行,下次吧。彤子,我俩加个微信,等我这装修好了请你们来捧场。”

 加完微信老板走了,剩下五人小队一顿胡吃海,期间当然少不了颜艾彤被吃豆腐,不过在她眼里看来被人看,被人摸更像一种奖励,自然也是照单全收。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东打着嗝提议道:“接下来呢?我们玩点什么?”“好!”颜艾彤就等着这个呢,“根据刚才的赌约,你们得答应我一个要求。”“好吧,什么要求?”“咱们玩国王游戏,规则我定怎么样?”“行呗,你说啥规则?”

 “我们只有五个人国王没意思的,依我看你们四个轮当国王,国王能提三个要求,然后…然后我明牌,剩下不是国王的三个暗牌。”

 “什么明牌暗牌的?”咸鱼不解道:“还有你不当国王?”“国王不能参与游戏只能下命令有什么意思。哎呀,我们先玩一把试试看。”说着颜艾彤从包间抽屉里拿出一盒扑克,出A234四张牌,打了递给三个男生。

 然后自己留了一张,然后她看了自己的牌说道:“从靠门的位置开始,这局狗子当国王,我的牌是三号。”狗子点点头,第一轮他当国王。

 刚开始肯定要简单些于是狗子说:“第一个要求,三号来十个蛙跳。”颜艾彤白了狗子一眼,“就这?怎么你们玩起国王游戏就是军训那一套,能不能来点创意。”说着在墙角蹲下,做了十个还算标准的蛙跳。

 一对C罩杯的酥在空中上下翻飞,看的男孩们口干舌燥。听见这话,狗子无奈道:“那你来嘛,你说说怎么玩才算是有创意。”“行,那我做个示范。”颜艾彤一甩波长发,风姿人,“听好了,一号扇三号的子十下!”

 “我草。”四个男生齐声惊呼,本来吃了夜宵有些困倦的他们突然全都精神了,这时大东站起来。

 “我,我是一号,但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合适?”“有啥不合适的,国王游戏玩的就是个平时玩不到的。来吧!”说罢还用双手捧着自己的往前靠了靠。

 “啪。”清脆的身影响起,颜艾彤皱了皱眉,“不够使劲,你这顶多算抚摸。”听她这么说,大东彻底放开了手脚。

 他一手揪起颜艾彤的头,一手狠狠的在她右上删了十下,而颜艾彤也随之发出一声声痛苦中带着靡的叫声,直到游戏大东回到座位上坐下,她才气面带红的说:“对嘛,就是这样玩的。”

 说着还看了狗子一眼,“要创新,要刺你懂了没?”狗子看着颜艾彤右的红肿的巴掌印发呆半晌,才了口唾沫说:“懂了,我还有一次机会是吧。”

 “嗯哼。”由于口还在作痛,颜艾彤口中发出了媚轻哼…“别让我失望。”“三号,用竹签自己的左,二十下吧。”他指了指垃圾桶里吃烧烤剩下的竹签。

 “有创意!”颜艾彤比起大拇指,然后走到垃圾桶旁捡起竹签,眼都不眨一下的向自己左

 “狗子,你这个有创意啊。”一边颜艾彤还一边说,“这些竹签上,又是油,又是调料,又是你们的口水。我靠不要太刺。”越说她越是激动,啪嚓,竹签应声而折,她里面又从垃圾桶里拿出一支,来回打着那对满而又精致的酥

 “够了,够了彤子。”看她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狗子俩忙拦住她,“再来就不是国王游戏了,我们三个看着你多没劲儿啊。”

 如此颜艾彤才委屈巴巴的将竹签扔进垃圾桶,此时气氛已经被她炒热,咸鱼排在第二个抢着说:“下一个我来当国王,洗牌洗牌!”等重新发完牌,颜艾彤将手中的牌反过来,“这回我是二号。”

 “三号,把二号的鞋了。”咸鱼这小子是个足控,他不加掩饰的下达了第一个命令。肥仔看了看手中的牌叹息道:“就这?给兄弟来点福利啊。”

 “我草,彤子的美足你有不是没见过,能摸个你有什么不满意的。”颜艾彤在一旁疯狂点头,“就是我这双脚很漂亮的,跟我妈一起去美容会所保养的时候,里面的阿姨还夸我来着。”

 “我又不好这口。”胖子干脆利落的扒下她的一双帆布鞋,出即便隐藏在黑丝中也显得白精致的小脚。

 “你连摸都不摸,暴殄天物啊。”随着咸鱼惋惜的声音,颜艾彤也在一旁拱火,“就是,就是。”然后就引来了咸鱼的白眼,“彤子,你以前是学跳舞的吧。”“是啊…怎么了?”“二号,自己的脚底板,两只脚都要。”

 咸鱼将他足控的本质发挥到了极致“哇靠,你好变态我好喜欢。”颜艾彤兴奋的坐起,两条腿大大的敞开,黑丝下的也撑开一道口子,然后她尽力伸长脖子,把脚掰到自己脸前先是嗅了嗅然后伸出可爱而粉的舌头,了起来。

 看见她这样卖力的表演,几个男生心中都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似乎只要下了命令无论多么下,这个美丽的女孩都会去做,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发人望的事情。

 过了许久,颜艾彤放下自己两只脚,用了半瓶芬达漱口,然后才说:“有点酸,还有点咸。味道不错。”“味道还不赖你漱什么口啊?”肥仔调笑道。

 “万一一会儿有接吻的任务我不膈应,你们不膈应吗?”颜艾彤妩媚的看了肥仔一眼。“咳咳。”咸鱼咳嗽了两声,“最后一个命令,四号把二号的鞋子给扔到外面的垃圾桶里去。”

 “哇,这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彤子家有钱也不是这么浪费的。”这回说话的是狗子,他坏笑着捡起颜艾彤的鞋子,“再说了,待会彤子得光着脚走回家,多难受啊。”

 本来颜艾彤也有些不情愿,可一听到光着脚走回家,立马就起了兴趣,她故作大方的点头“玩游戏嘛,愿赌服输!”狗子扔掉了她的鞋,这下她真的只能光着脚在外面行走了,这本算不得什么大事,可颜艾彤却异常兴奋。  m.QBqBxS.coM
上章 痴女的第一次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