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蓅医圣 下章
第16章 所以不太清楚
 在吴子墨不厌其烦的熟练挑逗下刘馨琳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望的渴求,她只能发出一些呢喃的声音或者偶尔的一两声尖叫,直到吴子墨的再次来到那道谷时她再也无法等待她只好大声的叫道:“快来,我要…要。”

 忍受到这里吴子墨不再犹豫,他迅速的撕下自己的最后一层防卫,然后再次趴到火热的躯体上,两条赤的身子紧密的纠在一起。对着那精致的小耳朵‘哈’了一口气吴子墨轻声的说:“我要进去了,你忍一下。”

 感受到间那火热巨大的雄伟因为充血而坚硬的顶着自己的密处,刘馨琳娇躯一颤,她娇连连的说:“我是第一次。”

 “我会很温柔的。”说完话吴子墨就不再客气,双手抓住女孩翘浑圆的雪让她的处高高起,部用力抵住了女孩的密处,女孩则非常配合的用‮腿双‬勾住了吴子墨雄壮的

 感觉到女孩的配合吴子墨微微一笑,他要行动了,虽然已经经过了大量汁的润滑,但毕竟是第一次,加上吴子墨的紫龙太过巨大,只进去一点点刘馨琳就皱起了眉头轻“喔”出声。

 感到女孩身体的颤抖吴子墨知道她很痛,但他没有任何办法,这是不可避免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轻声的安慰:“乖,不怕,等下就好了。”

 在安慰的同时吴子墨在垫了一个枕头后双手就放开了刘馨琳雪白的,兵分两路,左手‮摩抚‬硕大的丰伟,右手捏着下面的一点嫣红。

 这时它已经很硬的直立着,好像一的手指。等了好一会儿吴子墨感到身下伊人的娇躯又开始变软,口中也恢复了息娇,下面的谷里也出现了泊泊的水他知道得把握时机了。

 上下同时用力趁着女孩最大的一声尖叫时吴子墨一举突破那层神圣的象征直到黄龙。因为突然的痛刘馨琳口而出的叫声也被吴子墨适时的堵在了嘴里。

 慢慢的着香舌上的玉津,吴子墨双手又开始行动,因为下面的伊人身体颤抖的好厉害,一抹鲜红的体由两人的合处出,顺着刘馨琳美丽的部曲线到了上。

 感觉到隙中的壁紧紧的迫着自己,并不断的动吴子墨感到极了,在一阵温柔的轻声安慰后,他已感觉到下面的水渍又在出现,从玉人美丽娇的脸庞上看出她盎然的意吴子墨开始行动。一开始只是稍微的旋转来让刘馨琳适应自己的巨大,在等了五分钟后才开始一下一下缓慢的冲击。

 这样慢慢的了六、七分钟后刘馨琳终于感受到了那飘飘仙的感觉,她不由的开始呻来释放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啊…“听到女孩的呻吴子墨怎么还能忍耐。

 他开始旋转下身加大力道迅速的在她身体里疯狂的进出,不再怜惜,不再温柔,不再忍耐,吴子墨把所有的精力在这一刻全部爆发,意的她也用力夹紧了吴子墨的杆,不再羞涩的动下身合着。

 两人的结合处不断的撞击,随着每次的撞击从那里总是出现一些透明的体,一滴一滴顺着美丽的股沟落到洁白的单上,一时间,体撞击的“啪啪”声,汁带起的“滋滋”声,靡的息声充斥于整个房间。

 感觉到刘馨琳的渴望吴子墨再次用力,疯狂的进攻了几百下,随着吴子墨加大的攻势女孩套动的速度也加大了。

 她越来越快,越来越猛,曼妙雪白的身子不断扭动,她拼命的配合着吴子墨的行动。吴子墨每次的进入都给刘馨琳带来了巨大的快滑腔内瞬间的满以及无比的迫。

 而每次的退出则带给两人无边的空虚和释放,让他们有更大的力量去合后面的攻击。‮女处‬的矜持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点滴的羞涩早随着吴子墨狂猛的撞击而消失,汹汹的男子气息只熏的她眼中离,她只知道给于他最大的空间,只有那样自己才会得到更大的快

 如玉般笔直修长的大腿香汗淋漓地勾着吴子墨雄壮的部,而吴子墨全身也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两个人都尽情的舒展着自己的身体,发望,仿佛要将对方融化。

 没有了任何理性的存在,全都是不自觉的生理需求,他们狂野,疯狂,女孩只知道忘情呻,男孩只知道用力的

 吴子墨已经完全被所支配,他再也不会怜香惜玉,他只知道猛烈的撞击她的谷,每次完全的进入再完全的出,因为太过紧密而带出“波”的声音。

 每次吴子墨火热的紫龙深深的顶到那片的软时刘馨琳都会发出昂的尖叫,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

 为了更加的深入,为了让他更多的撞击自己的花心她只好进一步的伸展他修长的美腿,来到他的肩膀,甘心成为海中沉沦的一员。

 由于过于的兴奋那圆翘的部不时的颤抖,美丽的谷也不断的,上身的两只伟大也因为剧烈的撞击而不断的晃动,发出耀目的一层,动人心魄。

 美妙的谷在吴子墨疯狂撞击的过程中从未停止过制造爱,热热的,滑已经遍布整个单,每当吴子墨两人结合又分开时都会粘起丝丝荧光,闪耀动人。笔直的‮腿双‬不由伸直向天,发出一声高昂的叫声。

 整晚的攻城略地,整晚的攻伐冲击,刘馨琳上了7次巅峰,而吴子墨也连三次,到了接近天明的时候吴子墨才停下了狂猛的攻势搂着一脸足之的刘馨琳沉沉睡去。

 点点的落红代表一个国宝级的‮女处‬消失了,满的异味代表着又一个女人臣服到了吴子墨这个医生的下,紧紧搂在一起的两个体代表他们在一起是应该的,一脸的欣慰和足代表吴子墨真的开始喜欢一个女孩子了。

 因为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时从没有在做完后还这样亲密的。当吴子墨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接近中午了,一睁开眼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就是一张梨花带雨的面庞,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晶莹,吴子墨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说:“怎么了?”“你好坏啊,竟然装醉。”娇嗔了吴子墨一眼刘馨琳红着脸说。

 “我真的没有喝醉酒,我也不知道昨天怎么回事?”吴子墨一脸无辜的样子说。

 “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我…”说到这里刘馨琳再也说不下去了,她眼中渐渐泛起了泪花。看到刘慧琳这样吴子墨心中一阵后悔,想他当年可是北大大名鼎鼎的情圣级人物,怎么今天傻了。

 不懂女人的心了,明白了自己的错误,吴子墨摆正了态度,他装腔作势的打起了自己的脸,边打边说:“是我不好,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才会出此下策的,都怪我,都怪我。”

 这个时候刘馨琳也不在哭泣,她破涕为笑的说:“好了,不要装了,只要你不忘记我就好了。”

 “我怎么会忘记最美丽的天使呢?倒是天使那么忙会不会忘记我这个小人物呢?”吴子墨出伤感的表情惨兮兮的说。

 “我不会忘记的,你永远是我的男人。”说完话刘馨琳把头靠在了吴子墨宽广的上。“你也是我的女人,永远,永远。”

 吴子墨说的这句话是出自真心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他心里对刘馨琳有种特别的感觉,他不太敢肯定那是什么感觉,因为他和刘馨琳只见过两、三次面,他可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东西。

 甜言绵了会,吴子墨开始把话题引向正规,他看着刘馨琳的眼睛说:“你怎么会知道我去了那家酒吧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天应该只是凑巧去那条街,却不想看到了你这个冤家,看到你进去后就莫名其妙的跟了进去。”刘馨琳把食指放到嘴角,略做思考状的说。

 “啊,原来是你早就对我有预谋啊,你不乖哦。”看到眼前伊人人的动作吴子墨忍不住打趣到,这当然引来一通霹雳柔情拳。待刘馨琳打的没了力气吴子墨才抓住她的手把她到身下,只是着在她耳边说:“你好美。”

 刘馨琳当然是无言以对一阵脸红。“你决定去哪里?”边帮吴子墨穿衣服刘馨琳边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回学校吧。”吴子墨想了想有点茫然的说。

 “不回医院了?”眼中的不舍让刘馨琳问出了这句话。“你认为我还有必要呆下去吗?”吴子墨苦笑了一下。“唉,你并不适合做医生的?”

 看着吴子墨苦恼的样子刘馨琳轻轻的开口。“为什么?”吴子墨十分奇怪的问。“医院不是说有好医术就可以立足的,现在的医院里存在的都是裙带关系。”坐到吴子墨身边刘馨琳轻轻的说。

 “什么裙带关系?”吴子墨眼中的疑问更大了,“你不是看到了吗?那个胡医生根本就不懂医术?可因为他是院长‮妇情‬的弟弟他就可以做主治医生。”可能是有点不忍,沉默了好久刘馨琳才开口讲。

 “什么!你说他根本就不懂医,医院竟然如此草率。”吴子墨听了刘馨琳的话一下跳了起来,尖叫了声后才又坐下,还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喃喃的说:“原来如此。”

 轻轻抚摸着吴子墨的头发让他靠到自己前,刘馨琳柔声的安慰道:“你还年轻,没有在社会上走过,所以有些事情你是不明白的。”

 “那医院里就没有好医生了吗?”吴子墨抬起头满脸期望的看着刘馨琳问。“有,当然有,但他们都像你一样,被医院中的其他人排挤。”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最终刘馨琳还是把事情告诉了吴子墨,在说的时候她眼中还有一点委屈的光芒在闪动。“你也是受到他们排挤的,对吗?”吴子墨抱住了刘馨琳说。

 “因为我的姿,他们并不怎么为难我,但我这个医学大学的研究生也很难看到病人。”感觉到吴子墨身躯的温暖刘馨琳好像找的了倾诉的对象,她脸上挂着两行清泪说。

 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啊,明明做了个医生,却不能治病救人,空有满心抱负却只能和茶杯水壶相守终老。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但这种情况是不是只有北雅一家啊。”不知怎么吴子墨感觉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那么的没有底气,他实在不想在听到什么打击他的话了。

 “因为我没有去过其它医院,所以我不太清楚,但我相信应该差不多。”因为吴子墨的表情刘馨琳口中的话与她心中所想的有了点出入,其实她想说的是:“这是现代医院的通病。”“那好,我决定去其他医院看下。”吴子墨站了起来缓缓的说。  M.qbQBxs.COm
上章 风蓅医圣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