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蓅医圣 下章
第15章 行动不紧不慢
 白色的‮丝蕾‬小罩把那对巨峰挤出一道人无比的沟壑,火热的气息不由冲向了那里,埋首于那片沟壑中,吴子墨立刻加大了呼吸力度,他贪婪的把双峰所散发出的阵阵香气入鼻中。

 一时间竟深深的沉醉于那人的香气里。左手不断隔着罩‮摩抚‬右手以伸向了那最后防卫的中枢,轻轻的一按,白色的小东西就被巨大的峰顶顶了出来,猛的离了那紧紧的束缚一对兔宝宝快的上下跳动着,这让吴子墨叹息不止。

 他一伸手,两只兔宝宝就停止了运动,老实的在吴子墨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满,细腻的感觉瞬时充斥在吴子墨手中,他闻到浑圆发出的香气更浓了。

 轻轻捏了一会儿那张大口也不甘寂寞了,它开始在尖的顶端缓慢游移,这时的刘馨琳就好像一只待宰的赤羔羊,身体不断的颤抖,小嘴一张一和,膛剧烈的上下起伏。

 用力的着粉红色的樱桃,并不时的用牙齿轻轻的撕咬,突然刘馨琳“啊”的一声尖叫了出来。

 那樱桃也发出了“唧唧”的声音。知道‮女处‬的第一个第一次就这样消失了吴子墨不由心中泛起一丝骄傲,他更加卖力的在一对大山上挑拨,时而顽皮的用嘴上下挤,时而如点水蜻蜓般小巧掠过,时而张开巨口含出硕大雪白的半个山峦,时而抵深深的沟壑。

 大嘴玩的不亦乐乎两只魔爪也在等待,把整个峰托起配合着大嘴的攻势,他们使劲的向中间挤,试图将整座大山全部入。

 这样两只雪白的大山上就都留下了吴子墨的痕迹,反着节能灯的灯光发出耀眼的光芒,晶莹的口水在樱桃与雪白间建立了数条绨透的桥梁,再加上不断允的“啧啧”声一瞬间充满了秽的味道。

 刘馨琳眼睛闭的更紧,芳口中不时发出的梦呓般的低表示出她还没有被吴子墨的行动刺的晕倒。像所有的女人一样作为女感地带,吴子墨的行动正沉重的刺着刘馨琳的那神经。

 经过不断的捏她的身体出现了人的变化,身体被桃红色布满,那对大山也越发秀,现在吴子墨需要动用两只手才能握全,那鲜红的樱桃也在壮大。

 他感到那里很硬,与峰的柔软相互照应,因为吴子墨的太过用力一些地方出现了红红的斑块,这配合着不断变大的大山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卷。

 身体的酥麻,紧绷的神经再也受不了如此的刺,刘馨琳娇一声缓缓的抬起了眼皮,一对秀目包含了多少东西,柔情,甜蜜,渴望,感,羞。

 看着这人的一汪秋水吴子墨忍不住深陷其中,连胆包天的大手也不由停下了行动,足足5分钟,在对视了五分钟后刘馨琳再次受不了那炽热的眼神,她羞却的转开了头,此情此景让吴子墨玩心大起,他的头总是跟随着刘馨琳,最终刘馨琳彻底服输,她羞涩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这样的情况吴子墨没有了办法,总不能强行打开她的眼皮吧,无奈之下吴子墨只好转移阵地,他开始向巨峰的下面游去。

 左手不断的‮摩抚‬捏着两只丰,右手就开始沿着那人的曲线下滑,通过光滑的背脊,按摩着每个脊椎的各个关节不断游走…

 好翘的啊,轻轻‮摩抚‬着吴子墨在心底发出了一声赞叹,平时没有什么感觉,没想到这个小妮子本钱如此雄厚,不断的着。

 虽然这里不能象前面的大山那样随意的变化形状,但吴子墨仍是尽其所能的改变着这里的环境,两瓣肥大被掰开放下多次。

 他也探索了那片女第二神秘的地方,小小的皱折周围树立着一圈细小的草丛,留恋的摩擦了几下吴子墨的大手终于在刘馨琳呻中撤退,他要进攻最后的神秘地了。

 把白色的短裙掀到女孩的上,一条与罩想配的‮丝蕾‬内就暴靡的空气中,左手缓缓的接近最终停到了窄小的三角上,慢慢的游走了几圈他终于来到了那片谷的所在地,隔着小而薄的轻轻的挤着。

 随着刘馨琳呻的渐渐高昂吴子墨终于感到了里面的阵阵气,不一会儿他的手指就出现了的,滑滑的,粘粘的,两手相碰后分开居然会出现一条意昂然的细丝。

 这一下把吴子墨的望之火推到爆发的状态,他不再犹豫,近乎暴的将那最后的遮美布扯下,一手指就将迅速的进去,可就在此刻刘馨琳因为紧张而夹紧了‮腿双‬。

 再加上第一次的幽谷是那么的紧凑吴子墨的手指只在外围就被迫停了下来,通过玉人不断颤抖的玉腿吴子墨知道她是多么的紧张,加大了左手的力度,他的头也渐渐的向谷接近。

 顺着热的体吴子墨终于接近了那片少女神圣的地方,用手轻轻的‮摩抚‬着上面的草丛,吴子墨鼻间闻到了一股只有‮女处‬才会存在的泌人心肺的幽兰香气,贪婪的深深了口气。

 吴子墨的嘴伸向了那片谷。那里早已经大水磅礴了,淋淋的一下沾满了吴子墨的嘴,轻轻的了几下,配合着出的汁发出了“啧啧”的声音后,更多的汁从里面到了吴子墨的口中,好甜哦!

 ‮女处‬的带着一种好好的味道让吴子墨不由多了几下,作为久在花丛卧的猎高手吴子墨深深的知道他后面该怎么做,配合着嘴的那好的右手捏住了包含在隙中的小小,慢慢的捏捻,并不时的用牙齿摩擦让刘馨琳再也无法保持少女的矜持,她开始大声的呻:“啊…

 嗯…好…不…你不要弄…那里了,“听了刘馨琳的话吴子墨听话的抬起了头,只是他脸上的笑容好诡异喔,情场老手就是情场老手,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的手,沾满了方寸地溢出的汁吴子墨坏坏的说:“嘿嘿,你那里好哦,现在还没有开始呢你就这样了。”

 “人家…”后面的话刘馨琳怎么说的出口她只是涨红了脸乓把头扭向了一边,看到这种情形吴子墨加大了大山的力度右手并再次游到了那片地,等让刘馨琳再次呻出声后他才把沾满汁的手指伸到了她的嘴边,用命令式的口吻说:“它。”

 处于离期的刘馨琳再也无法保持清明的状态她只想找人发,让自己酸麻酥软的身体释放,所以她本能的按照吴子墨说的去做了,看着这个娇动人,被医院所有同仁称之为“最美丽的天使”的女孩用她那温润的口腔不断的着自己沾满的手指吴子墨的下之物不由再次扩大,太震撼了。

 这样清丽与,纯洁与媚惑的结合实在是太扣人心玄了,待女孩嗦了好半天后吴子墨才从那热的小嘴中撤了出来,看着女孩不断‘吧嗒’的小口吴子墨怎么也忍不住了,他缓缓的开始褪掉女孩的雪白短裙。

 可能是出于人体最深处望的爆发刘馨琳在吴子墨娴熟的技巧挑逗下再也无法保持一丝的明智,她开始化被动为主动的配合身上男人的行动。熟练的手技加上女孩抬手的配合吴子墨很快的就褪掉了女孩的衬衣和短裙。

 看到半的刘馨琳吴子墨不由的发出赞叹,不止是因为那动人的身体还为那考究的内衣,纯纯的白色上有着卡通的图案这显示出女主人的纯洁天真。

 ‮丝蕾‬的真空设计则表示她是多么的奢侈,遮还的块块纱网则让人感觉到它强烈的视觉冲击,是那么的感,在配合上透过纱网钻出的黑草完全是靡的写照,太完美了。

 这样感叹着吴子墨狠狠的了口口水,他伸出手握住了那对巨峰,一时,捏,挤,拉各种手法充斥在两左雪白上,两团球随之变换出各种靡的形状。

 随着女孩发出了几声昂的叫声吴子墨趁势褪下了白色的小,此刻,刘馨琳终于成了赤的小白羊,浑身上下再无一丝的障碍,也没有一点瑕疵,简直就是一尊雕细琢的完美雕塑。

 凹凸有致的曲线不断的扭动着,象丝绸般光滑的皮肤反着玉一样的光泽,黑色的秀发不断的扭动也是人至极,两个巨大的球轻微的上下摆动泛人的波。

 黑色的芳草丛被形象人,加上那绯红脸蛋、小巧樱翘鼻梁所组成的绝美脸庞,构造的简直就是完美,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惑时刻勾起男人内心最深出的兽念。

 淡淡的‮女处‬芳香,薄薄的香,浓烈的媚惑香深深的刺着吴子墨的神经,令他火亢奋到了极点,再也无法抗拒。缓缓的游走于女孩美丽体各处,从乌黑的秀发、小的玉耳、桃红的面颊,放肆至极,绝对的惑。

 再次游到了刘馨琳精致娇、雪白人的硕大浑圆上,吴子墨进行了短暂的停留,轻轻的捏着樱桃般可爱人的小头,感受着它的火热和轻微的波动,清楚的明白它又在扩张,真是不敢相信,它居然再度的膨

 ‮摩抚‬了一会儿吴子墨的手又向下移去,来回的爱抚着两条拔雪白的玉腿他向两边按去,让那片神秘地极大的出现于眼前后他才停止了撇腿的行动。

 这时的刘馨琳以成一个大大的人字行。乌黑而浓密,因为太多的灌溉而贴服于平滑的小腹,在茂盛的三角丛下面有一道人的幽谷,微微的突出,肥无比。

 这时因为两腿张开的原因两瓣花瓣都盛开了,鲜红的花蕊突现于吴子墨面前,因为主人以是动情至极,娇的花蕊微微张合着,发出的魅力决然超过上面的樱

 女孩的皮肤比最好的绸缎还要细滑娇,轻拂一下有时都停顿不住,涨列的焰没有让吴子墨失去玩的兴致,他仍在挑逗着刘馨琳,行动不紧不慢,嘴滑过耳、耳垂后一直下沿知道精致完美的玉足。  M.qbQbXs.COm
上章 风蓅医圣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