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蓅医圣 下章
第13章 真喝多了吧
 为什么?为什么?他在那里不甘的嘶叫着,可他什么也没有得到,哪怕是回音。从陈明的办公室走出来,吴子墨心中有了强烈的恨意,他实在不明白那个女孩子为什么那样的说,难道自己在他身边还不行吗?

 这些其实都不是最让吴子墨郁闷的,他最揪心的就是他居然给陈明那个混蛋道了歉,因为女孩的坚定他无奈的道了歉,向那个禽兽,你说一个人头禽兽道歉他能不苦恼吗?

 吴子墨漫无目的的在医院走廊里走着,他本不该这样的,他要是回宿舍他就不会被医院排挤,可惜他偏偏没有回宿舍,这应该就是天命吧。

 现在吴子墨来到的是内科的辖区,他看到了一个很年轻的医生,这个医生吴子墨很识,不是他们关系多么好。

 而是因为这个医生很牛气,经常吆五喝六的让吴子墨干这干那,一有机会还给吴子墨来篇长篇大论,讲述他所谓的医道,回忆他的光荣医疗史。

 按说以吴子墨这种对医学痴狂的程度有人和他切磋医学方面的事情他该高兴的,可这个医生说的太烂了,烂的吴子墨都有点怀疑他有没有学过医,如果要给这个医生的医学知识来个评价的话,吴子墨可以大大的给他两个字:放

 现在这个医生是在给一个老太太检查,吴子墨向往常一样缓慢的从他身边经过,因为太过缓慢耳边传进了他的一段话:“您这个是子外孕,我看得动手术。”

 听了这句话吴子墨差点晕倒,他回头看了那个老太太一眼,应该有七十几岁了吧。要是平时吴子墨是不会管的,可惜今天他有一肚子的火,可惜今天太巧了,巧的就像是书里写的。

 “啪”的一声医生感觉脸上一阵火热,他捂着左脸颊楞了一会儿,好半天才指着吴子墨说:“你丫的干什么?”

 “我打你这个傻蛋,你刚才说什么子外孕啊,你知不知道女子一般什么时候就不会产生卵子了?”吴子墨看着这个SB笑了下说。“知道怎么样?不知道怎么样?”

 医生的眼睛有点红,好疼啊。“我是想告诉你,一般是四十五至五十五岁左右。”吴子墨眼神中满是嘲弄的味道。“我问你他妈的为什么打我?”医生大声的号叫着说。“我只想打醒你,你到底懂不懂医啊?”吴子墨的说。

 “好,你丫的等着。”说完话医生匆匆离去。在他离去的这段时间吴子墨接替了他的位置帮老太太看起了病,原来只是胰腺炎导致的腹痛,给老太太开了个药方,吴子墨就想向外走。

 可就在这时意外出现,吴子墨被人拦住了,好家伙,全院的主要人员全到齐了,其中包括那个因为吴子墨而被迫辞职的女护士长的丈夫,刚才痛殴的陈明已经左脸肿的有一寸高的青年,被吴子墨吓到的院长以及全医院吴子墨曾得罪的人员。

 看这种情况吴子墨明白了,这是来兴师问罪的,该来的终需来的,反正要闹开了吴子墨也完全豁了出去,那狗的实习成绩让他见鬼去吧。

 “你怎么可以打人啊。”“太不应该了,你真的不对了。”“你是不是以前做过小混混啊,怎么老打人?”“太没规矩了。”“这种人就该开除。”

 “对,马上辞推。”…听着这群人的舌剑,吴子墨心中一片平静,他由始至终都没有开口,看到他这样所有讨伐的声音渐渐平息,他们把最好的决策权交给了院长,这是必然结果,人家才是大头啊。

 “这件事就算了,年轻人吗,难免冲动的。”院长大腔说到这里就被那个肿脸的医生给打断了,他哭着说:“姐夫。”后面的没有说出来。

 被院长一个瞪眼都咽了下去。“另外,我看小墨也来医院这么长时间了,老打杂也不是个事,要不你去管理血库吧。”院长说着话心里却在想:我比谁都想开掉这个人,可有两个问题啊,一是他手里有把柄。

 虽然事情处理的很妥当,但外界一传对医院也有不好的影响啊。二是,他是协和的,那可是医学科学院啊,离卫生部最近的地方,这样辞退是不可以了,但打入冷宫还是可以的,血库,嘿嘿,半年也不见一个人。

 院长的用意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明白了,包括吴子墨自己,也只有那个白痴还哭了起来说去告诉他姐,要他姐晚上不让院长睡觉,最后还是被其他医生的架着走了才没把院长的老底漏了的。

 ***在柔情中离开组建血库的目的本来是为了随时提供良好的供血医疗服务,使患者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有品质的成分血品。

 但由于北雅甚少有重病人需要提供输血,所以这里可是绝对的冷清。吴子墨来到这里后每天就是看着那鲜红的体发呆,无聊,太无聊了。

 在呆了几天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他走出院门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北京的德胜门外大街是个比较繁华的街道,在这里的老北京炸酱面是非常出名的,茫然不觉间吴子墨就来到了这里并被一段疯狂的重金属音乐所吸引,无意识间他就把脚伸进了那间快乐酒吧。

 看着不断扭动肢的男男女女,吴子墨打了个酒嗝。从进来到现在他已经喝了不下一打啤酒了,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可他仍在喝,他要一醉解千愁。就当他再次开口向酒保要酒时一双很漂亮的小手出现在他面前,他头都没有抬满嘴酒气的说:“我没时间,你找其他人去吧。”

 原来他把这个女人当作那些一夜情找伴侣的了,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他长相可以,在他喝酒的过程中已经有三个女人找过他了,要是在平时的话他可能会考虑下,看今天他心情实在太差了,所以他都拒绝了那些好意的邀请。

 “吴先生,让我找什么人?”在沉默了一会儿,吴子墨耳边响起了一句犹如天籁般的话语。这让他忍不住抬起了头,好精致的一张脸,雪白的肌肤好像吹指破,弯弯的眉毛。

 仿佛两条柳叶般,柔波似水的双眸,梦般的光泽,翘的鼻子,小巧可爱,娇滴的嘴,涂着粉红色的膏让人忍不住想啄一番,再向下就是一对像大山般的巨峰。

 看着那娇的样子应该有35D吧,这让吴子墨不由咽了口口水,好一会儿他才说:“你怎么也来这里?”“难道你认为我不能来这里吗?”女孩灵动的眼睛眨了眨说。

 “不是,我只是有点奇怪,最美丽的天使也会来这种肮脏的地方。”吴子墨笑了说了一句后又把目光转到了酒保递来的酒杯上。“肮脏?你认为这里很肮脏。”天使有点奇怪的问。

 “呵呵,岂止是这里,整个世界都很肮脏。”吴子墨说完话喝了一大口酒,一个酒嗝紧随其后。

 “你喝多了,别喝了。”女天使拿起了吴子墨的酒杯劝道。把头又转向了她,吴子墨醉眼朦胧的说:“你是什么人?”

 “我是刘馨琳啊,你真喝多了吧,刚才还认识我呢?”刘馨琳脸上挂着奇怪的表情说。“哦,刘馨琳,我好像只和你说过一句话吧,你干什么管我。”吴子墨拿过刘馨琳手里的酒杯说。

 “我们是同事啊。你要喝是不是,我陪你。”看到吴子墨冥顽不灵,刘馨琳也向酒保要了杯红粉佳人。看着刘馨琳认真的表情吴子墨点了点头说:“好。”

 就这样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到最后吴子墨什么都不知道了,刘馨琳因为还清醒着所以她喝的并不多,看着吴子墨象烂泥一样的趴在吧台上,她皱了皱眉头轻声说:“不要你喝那么多就是不听,真是冤家。”说完话她吃力的把吴子墨架起向外走去。

 这个小女孩还真壮,吴子墨可有80公斤重啊。因为有司机的好心帮忙刘馨琳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她的家中,把吴子墨放到沙发上刘馨琳正想休息下,吴子墨就吐了起来。

 这可把她吓了一跳,因为她可没有经历过这种状况,手忙脚的把吴子墨弄到卫生间,她看着地上的秽物一阵摇头,她到底为什么把这个家伙弄回来啊,把他扔在酒吧哪会有这样的事啊。

 就当她在埋怨自己的多事时卫生间里突然传出了一阵物体碰撞的声音。急忙来到卫生间,那景象让她一拍额头:“天啊,那可是我才买的啊。”无奈的擦了下吴子墨嘴角的秽物,她把吴子墨弄到了上,看着他身上的衣服她开始犹豫,给他吗?

 她有时间想吴子墨可没有时间等,就在刘馨琳无法抉择时吴子墨一个翻身那可爱的印有卡通人物的单上就被添了点图案。

 “你你你”了半天刘馨琳一闭眼,她下了决心。看着吴子墨帅气的脸庞她不由的脸一红: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一个男生啊,你可不要动啊。

 手微微颤抖着刘馨琳轻轻的解开了吴子墨的衣服扣子,很快吴子墨结实的部就暴在空气中,看着那雄健的肌刘馨琳感觉自己心跳的好快好快,上衣在尴尬的气氛中被掉了。  m.QbqBxS.COm
上章 风蓅医圣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