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蓅医圣 下章
第3章 又慔了慔体温
 在那纯洁的白色的褂子上吴子墨好像看到有鲜红的东西在淌着,而那领口的部分又好像出现了两个黑色的小角。这章看似夸张,实际上却是现实世界的一个缩影,大家知道医院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吗?

 它是处于两界中间位置的,一个人的生死都将在这里做出抉择,而医生就是主宰人生死的阎王,他们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一个生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因为医生的这种特殊属他成为各个病人家属争相拉拢的对象。

 我记得中国有句古语:除了劫道的就是卖药的。这句话是说在这个世界上来钱最快的除了抢劫的就是医生。想一想确实如此,谁会和医生讲价啊,我们去医院哪个不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而这样的情况存在久了就把医生们养出了可怕的习惯,现在有些医生他根本不管病人死活他要的就是自己的利益,让现在社会上大兴送红包、请客的风气,好像没有这些,医生就不会给病人看病一样。

 时值金秋,四周的田野里那些金黄的麦穗随着风而摇摆着,发出一阵沙沙的声音,伴随着这徐徐的轻风,如果找块儿高地来感受这一切那将是很惬意的事情。

 在距离‘讲理村’不远的地方有个不错的去处―――‘碧霞山’,因为‘讲理村’的村民都喜欢这里所以它并没有受到农药害的侵染,一片让人心旷神怡的绿色覆盖了这座并不是太高的土山。

 而因为这里的环境和它地处高位的位置它将会给人很多的快乐,可就是这座让人快乐的山上现在却多了几分凄凉的感觉,很多哭泣的声音从山顶传了出来。

 因为母亲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吴子墨就在这里买了块地皮,他要把母亲葬在这里,买地皮的钱就是本来那些住院的押金,也就是吴母为他准备娶媳妇用的钱。

 本来依照这里的情况是不会出卖地皮的但由于吴子墨曾经为村子的发展效了很大的力气,所以村里的领导破格给了他这块处于山顶的地。

 吴子墨母亲下葬的那一天村里的人大部分都来了,这是很难出现的情况,因为村里的人都有自己的事业,能让他们耽误自己的工作而拜别一是因为吴父吴母平时在村里很有威信,二就是因为吴子墨。

 经过一番简单的话别后,吴母就在人们哭泣的声音中埋了,随后人群渐渐散去,只剩下吴家的亲戚和两父子几个要好朋友,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也都走了。

 只有吴子墨在墓前默默的跪着。一抔黄土却是隔。脑中回想着母亲那并不是太清晰的音容笑貌,吴子墨心中充满了悔恨,为什么到现在他才明白那句话‘等到失去才知道她的可贵’。

 “人死不能复生,子墨节哀顺便吧。”说话的是吴子墨的一个表舅,他看到吴子墨没有站起来的意思,默默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了,随后吴孤峰也走了过来,拍了拍吴子墨的肩说:“走吧,孩子。”

 抬起头,鼻子微微泛着酸,吴子墨消沉的说:“爸,你先走吧,我想再陪会儿妈。”说完他又呆呆的看向了墓碑。

 深深的看了墓碑一眼吴孤峰也在叹息中走了,偌大的碧霞山因为渐渐下起的蒙蒙小雨而沉寂了下来,这里也只剩下吴子墨一人,他现在心中更出现了一种说不出的感受,不只是悲伤、痛苦,还有无限的后悔、痛恨和郁闷。

 在昨天把母亲的尸体移回家之后,当年的一个同学告诉了吴子墨为什么医院会把病人推来推去的原因。

 原来是因为没有给管事的医生送红包。他们可是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为己任的白衣天使啊,为什么会为了一个红包就让一个病人失去生命呢?天理何在?天道何在?这句话在吴子墨心中不断的怒吼着。

 渐渐的在他心中出现了一丝明悟,这件事决不会是第一件,也不会是最后一件,想到这些吴子墨做了个影响他一生的决定。

 本来就十分阴郁的天空更加的霾了,那狂吼着的巨风好像要撕裂这个肮脏的世界,只是隐约中那狂吼的风中传出了吴子墨离开他母亲墓地时的那句誓言:“我要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医生,救治所有活在痛苦中的人。”

 把自己在学校时利用业余时间挣的和几家预约他工作的公司的给的那点钱交给父亲,并妥善的安排了家中的一切后,吴子墨带着悲伤的心情和满腔的雄心壮志踏上了回北京的列车。

 从离开家到坐上车那个问题就一直绕着他,要去哪家医学院啊?长沙医学院,泰山医学院,西安医学院,新乡医学院,广州医学院,滨州医学院,昆明医学院,温州医学院,潍坊医学院,中国医科大学,天津医科大学,南方医科大学,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中国协和医科大学…

 看着上面不下百家的介绍吴子墨感到头大极了,就像当初高考报志愿一样,根本不知道怎么选择啊,想当初还有一个比较的标准,但医学院这些没有啊,所以吴子墨对于该去哪里感到很茫然。***

 火车奇遇迷糊糊中吴子墨已经在火车上坐了近3个小时,现在距离北京大约还有5个小时的路程,这是很难熬的5个小时,和回家的时候一样还没坐到半路吴子墨感觉自己的已经有点麻了。

 在学校里他都没有坐过这么长时间,心中的郁闷加上生理的需求吴子墨站起了身,缓缓的向WC行去。

 吴子墨坐的是7号车厢中间位置,他去厕所前面和后面都差不多,因为一贯的习惯他选择了前面的,路程大约要走2分钟,就是在这两分钟里发生了一件搞笑的事情。

 那是一个胖胖的男人,他浑身土里土气的,头长的盖住了他的脸,所有坐在他身旁的人都放慢了呼吸,因为他身上有股怪异的味道,相信要不是这趟火车再次莫名其妙的爆满,那些人早就放弃位子躲开他了。

 就是这样一个扎眼的人,当吴子墨从他身边经过时他的眼中出现了一种怪异的绿光,但瞬时而没,可就当吴子墨出恭回来时胖男人拦住了他。

 “先生,你额头有朝天骨,眼里有灵光,仙人转世,神仙下凡,我终于等到你了,别动,虽然我了天机,灾劫难免,可这是我命中注定,就算我要冒天大的危险,也要给你看个全相。”自认帅气的甩了甩头胖老人面色严肃的说。

 “靠,没想到大叔也是星爷的影迷,兴会兴会,按说我们如此有缘本该好好聚聚,但今天在下实在有事就先行告辞了。”对于突然出现的名人名句吴子墨脑袋翁的一下大了不少,怪异的看了这人一眼后心想:有病?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IQ有问题但心里的郁闷却随着他的一句话而改变不少所以吴子墨也笑嘻嘻的用怪腔回答。

 “什么星爷?我老人家跟你说真的,你给我10块钱,我给你看个全身相。”看到吴子墨脸上戏谑的表情胖人板起了脸孔说,对于这样的回答吴子墨就是做梦也想不到啊。

 这居然真是一个算命的,他难道不知道刚才的那句话已经因为一部《食神》而天下皆知了吗?要赚钱也得想点新招啊,这样想着吴子墨再也没有心情和他纠下去,不再理胖子的那些名言他迅速的绕过向自己的坐位走去。

 看到吴子墨离去胖子眼中又是一阵异芒,他摇了下头就坐回了坐位,不顾四周人怪异的目光埋首吃起他桌上的食物,几分钟后异象突生,他紧张的站了起来。

 指着自己的嘴‘啊’的嘶叫着,并在叫了几声后‘扑通’一声混然倒地。四周的乘客都站了起来不知所措的看向这里,也不知是谁叫了一声:“有人晕倒了,快去叫乘务员。”

 所有的人都一窝蜂的向7号车厢冲去。偌大的车厢瞬时变的空的,抬头看了眼胖子吴子墨就想再迷糊一会儿,他现在可没有心情管这些无聊事,只是他被一个人吸引住了目光,那是个清瘦的中年人,一身青色的唐装显示出他的与众不同,看到他吴子墨心中有股奇怪的感觉,他不由的起身向那个人走去。

 看到吴子墨不太正常的举动那个人笑了一下,他也从自己的坐位上站了起来,他走向了那个晕倒的胖子。后面的举动让吴子墨的心狠狠的震了一下,那个人在给胖子看病,他会是医生?

 不知为什么吴子墨心中出现了这个问题。抬起胖子的眼皮瞧了瞧,又摸了摸他的体温,再掀起他的衣服看了看,那个人把手放到了他的左寸关脉上。

 大约过了一分钟那个人脸上出现了笑容,他拍拍手站了起来,对吴子墨齿一笑说:“小兄弟愿不愿意帮我个忙啊?”“什么忙啊?”吴子墨也对他抱以礼貌的一笑。

 “这人是因为供血不足而引发的昏厥,我要以金针刺来打通他的血脉,你等下可不可以帮我扶下他。”那人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变过。“好啊。”  m.QbqBxS.COm
上章 风蓅医圣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