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女皇商 下章
0103第一百零三章
  迪娜不愧是个合格的姐姐,在得知陆黎诗的伤是在脚上后,大手一挥,立刻就命人抬了顶软轿来,并把她给抬到了信儿的花园,当然,因着迪娜现在对吴长卿和陆逸卓的事格外上心,就一同跟了过去了。

 到了花园的小楼,又因着陆黎诗的伤不方便上楼,吴长卿就在楼下给她看伤,而司徒和阿忠就在外头陪着陆逸卓看他种的小花,至于李易的话,见这边没事了,就去帮史亮作事去了,

 等吴长卿给陆黎诗掉鞋和她自己绑的纱布后,看到她的脚已经肿成猪蹄不说,伤口结痂的皮都腐了,气得他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就一定要这么来么?都这般严重了你还上山来作甚?还把纱布绑得那么紧那么厚,你不想要这双脚了是么?你是傻的瓜吗?”

 听到这话,陆黎诗完全不敢顶嘴,就像个委屈的小媳妇似的低着头不吱声。

 她把纱布绑那么厚就是为了减轻走路时的疼痛啊,同时绑紧点也能起到一定的麻痹作用,再说了,谁会想到突然生了这么多事,不然她也不会被人觉察到不是?

 信儿一瞧见陆黎诗的伤,心疼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但更气不过吴长卿这么说她,便推搡道:“你在跟谁大小声呢!小姐的伤我看着都觉得痛,就更别说小姐自己了,你还凶她!还有,你说小姐忍着伤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昨晚没回家她担心你啊,你你你不知感恩就算了,你凭什么凶她!”

 “我…”这话把吴长卿赌得“我”了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

 他承认是自己一时失言了,可他是因为太着急才会这样的,不过信儿说得不错,这都怪他,若不是他她就不会上山来,若不是他她也不会被人打,又想起她背后的伤疤也是为了救他和信儿造成的,她为了他们牺牲了那么那么多,他还凶她,他…

 陆黎诗见此无不叹气,继而故意板着脸道:“要吵就都给我出去吵去,我这伤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人,就不劳您二位费心了。”

 这话一出,信儿和吴长卿立刻老实了,且都一脸紧张的望着她,就怕她会赶他们出去。

 陆黎诗摇了摇头,“行了行了,赶紧帮我把这伤口处理一下,还有好多事没做呢。”

 吴长卿也不敢再耽搁,走去柜子那边将他事先备在这里的医药箱给提了过来,然后在取出刀片和纱布,以及药酒给陆黎诗洗伤口,刮腐皮。

 说实话,这场景还是凶残的,特别是对女儿家来说更是无法直视,迪娜倒好点,她坐在陆黎诗旁边陪她说话,只是目光一直没往她的伤口处瞟,而信儿则是将所有表情都表现在脸上,吓得她躲到陆黎诗身后不说,还紧紧的握住了陆黎诗的手,美其名曰要是疼就捏她。

 待到伤口清洗干净了,吴长卿又发现皮下有化脓的迹象,不由皱眉道:“我现在要帮你挤出脓水,或许会比刚刚擦药酒还要痛,可忍得住?”

 可能因为有这么些关心她的人在,人就变得娇气了,其实她早就疼得满头大汗了,但也知道不处理脓水会很麻烦,便艰难的点了点头,“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赶紧的。”

 这话把迪娜给逗乐了,“我瞧你也不是那么疼嘛,还有心情说笑?”

 陆黎诗苦笑,“阿姐别取笑我了,我这不是在及时行乐么?”

 想到什么,迪娜又道:“这伤真是昨晚被那些叶梗碎片弄的?可那个时候我完全没发现啊,你怎么那么能忍?”

 陆黎诗一边紧捏着信儿的手,一边答:“别…别的不说,若是换成阿姐你,在那样一个环境之下,阿姐也会同我一样生忍吧?”

 听到这话,迪娜一时沉默了。

 若换她在表演的时候受伤的话,她想凭借一个表演者的尊严和骄傲她必须得忍住,可问题是这丫头是在表演结束之后受的伤啊?哦对,那会好像刚刚被父汗封为了公主,如果那个时候称受伤,不仅会让斡亦剌瞧不起,还会让中原人嘲笑父汗看走了眼,啧啧,这丫头虽没有留着斡亦剌人的血,倒是有着斡亦剌人的一身傲骨,嗯,她承认她配当她妹妹了。

 “好了,都弄好了,只是我认为阿姐你现在还是不穿鞋为好,若实在要穿起码也得等一个时辰之后。”等吴长卿给陆黎诗处理完伤口,且替她包扎好后才如此说道。

 陆黎诗点点头,“好,都听你的。”

 吴长卿看了她一眼便开始收拾工具,然收着收着终是忍不住试探的问道:“阿姐,昨晚是不是有人帮你处理过伤口了?”

 这话其实在他给她刮腐皮的时候就想问了,他不是第一天行医了,要知道以那伤口的面积来算,绝无可能短时间内就结这么厚的痂,显然就是得到过很及时的处理,且用了极好的疗伤药,可是凭借他对她的了解,她对自己从来都不上心,肯定是随便上些药就完事了,所以他认为应该不会是她自己弄的。

 陆黎诗闻言快速的瞥了他一眼,继而含糊道:“唔,昨晚我不是和阿忠一起回去的么,是阿忠帮我的。”

 开什么玩笑,迪娜现在就坐在边上呢,她怎么能说是周飏帮她的?当然,她本来就不想说。

 “这样啊,那改天得好好谢谢阿忠大哥了。”吴长卿听到这话就不再纠结了,因为他知道阿忠是习武之人,而习武之人凭借生活中积累的经验,对付这类伤是很有办法的。

 见糊弄过去了,陆黎诗暗自松气,可瞟眼竟看到信儿正一脸暧昧的望着她,吓得她赶紧偏头看向迪娜。

 迪娜本在想着什么事,赶紧到有人在看她,不由回视之,“怎么了吗?”

 陆黎诗略带尴尬的笑了笑,“没事,我是想问问阿姐中午要留在这里用膳吗?”

 迪娜想了想便摇摇头,“不用了,我想父汗为了长卿的事肯定没心情用膳了,我再坐会就回去陪父汗一道吃。”

 陆黎诗又笑,“好,那就麻烦阿姐顺便也帮我给义父多尽一份孝心了。”

 迪娜豪气的摆摆手,又突然想到什么就又问道:“说到尽孝,今天我见得陆叔叔…其实你很辛苦吧?”

 显然她已经从信儿那里知道了关于她父亲的一些事,感慨之外还是感慨,谁料后又听到了长卿的遭遇,感慨就立刻被同情所取代,哎,她都不知道该对这些人说些什么才好了,怎么一个比一个悲惨呢?

 陆黎诗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等喝了口信儿端过来的茶后才摇头笑道:“也许我说不辛苦阿姐会不信,可事实就是如此,实不相瞒,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娘亲就去世了,世人都说是我命太硬克死了我娘亲,可我阿爹完全不理会那些流言蜚语,不仅没有讨厌我,反还并着娘亲一起给了我双份的宠爱,谁料他后来竟发生了那样的意外,不过也因为阿爹对我太好太好,所以不管他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要对他更好更好。”

 迪娜听完这话,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太过分了!那些人怎么能这样说你?什么命硬不命硬的,逝者已逝,作为至亲的你尚在悲伤中,他们不来安慰你就算了,反还说这样的话,简直是欺人太甚!”

 陆黎诗略有些意外于她的关注点,但还是笑道:“阿姐无需因那些不相干之人的话而有所介怀,只要我在乎的人能站在我这边就够了,其他的我真的不是太在意,”陆黎诗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等喝了口信儿端过来的茶后才摇头笑道:“也许我说不辛苦阿姐会不信,可事实就是如此,实不相瞒,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娘亲就去世了,世人都说是我命太硬克死了我娘亲,可我阿爹完全不理会那些流言蜚语,不仅没有讨厌我,反还并着娘亲一起给了我双份的宠爱,谁料他后来竟发生了那样的意外,不过也因为阿爹对我太好太好,所以不管他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要对他更好更好。”

 迪娜听完这话,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太过分了!那些人怎么能这样说你?什么命硬不命硬的,逝者已逝,作为至亲的你尚在悲伤中,他们不来安慰你就算了,反还说这样的话,简直是欺人太甚!”

 陆黎诗略有些意外于她的关注点,但还是笑道:“阿姐无需因那些不相干之人的话而有所介怀,只要我在乎的人能站在我这边就够了,其他的我真的不是太在意,”

 迪娜听完这话,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太过分了!那些人怎么能这样说你?什么命硬不命硬的,逝者已逝,作为至亲的你尚在悲伤中,他们不来安慰你就算了,反还说这样的话,简直是欺人太甚!”

 陆黎诗略有些意外于她的关注点,但还是笑道:“阿姐无需因那些不相干之人的话而有所介怀,只要我在乎的人能站在我这边就够了,其他的我真的不是太在意,”

 ------题外话------

 稍后修改补齐  M.qBqbXs.coM
上章 第一女皇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