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女皇商 下章
077第一次哭
  李易听到这话,一直强在心底的郁结之气又袭上了全身,“俺哪能不打听啊?俺一来就打听她了啊,可是俺打听的都是‘请问有没有见过一个来自京城的陆姓公子’这样的话,谁想…谁想她居然是…哎,反正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一直找不到啊。”

 陆黎诗一直坐在车内听着他们俩说话,听到这里顿觉好笑,也可以想象李易当时打听她时的画面,不过这真不能怪她,要怪就怪这个年代对女人的庇护太少,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信儿也听到了,就想出去解释,却被陆黎诗给拦住了,陆黎诗还对着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信儿见此也就重新坐回了原处,不多会便开始发起呆来了。

 听到这话吴长卿恍然,继而再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也别怪阿姐,当时变装也只是为了行动方便,你也知道我们的情况,也请不起人来保护我们不是?只是我还是不明白,既然你打听不到我,也打听不到阿姐,那你为何不试着打听我义父?”

 不管怎么说,黎园山是以义父的名字在经营着,要打听也很容易啊?

 李易差点都哭了,长叹了一声才又说道:“俺自是有打听的,那时正好看到衙门的人抓着两人在游街,也是经过打听后知道这里有个叫黎园山的地方,还打听到那山的新东家姓陆,就特意过去找了,结果当俺给守在山下的人形容了你们的特征之后,就被他们给赶走了,还说根本没有俺说的人。”

 陆黎诗听到此再次失笑,这也不怪长卿不知道,这孩子只对关心的事聪明,反之就是一个纯小白。

 是,虽然西北地的人都知道黎园山的新东家是位陆姓老爷,但她可以想象当李易到山下时肯定是形容阿爹脑子不好啊,她是位公子啊,长卿医术了得之类的话,可事实是她一上山就是女装示人,那么山下的守卫肯定会对他起疑心;长卿的话,也如他自己说的,她不想他太辛苦,就刻意隐瞒了他会医术的事,山上的人自然也就不知道,最多以为他懂些药理罢了。

 至于阿爹,雇佣契的保密协议里也有铭文规定不许将东家的私事外传,所以外头的人也不清楚那位神秘的陆老爷的真实情况。不过话说回来,李易也是个倒霉催的,什么时候来问不好,偏偏在游街事件的当口来问,要知道那时候山上的警戒正严着呢,即便意识到他说的是阿爹,可其他的都不符合,自然会认定他也是图谋不轨之人,没把他打跑就算不错了。

 吴长卿这次是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只能安慰的拍了拍李易的肩膀,“哎,别多想了,现在找到了就好,找到了就好。”

 李易为此很是惆怅了一把,他都已经坐在车上了,还能怎么想?不过…

 想到了什么,就回头朝着车厢内看了看,见陆黎诗在闭着眼睛睡觉,信儿在望着车窗外发呆,陆逸卓则是睁着眼睛端坐着,想了想,好像也不打紧。

 吴长卿注意到他的视线,不由得好奇道:“你在看什么?”

 李易被问得有些心虚,干笑了两声,而后小声的问道:“对了长卿公子,那啥,就是那个叫司徒和阿忠的,他们都是什么人?听说他们现在也住你们家,那他们和你们是啥关系啊?”

 陆黎诗闻言挑了挑眉,还是没有开口,也没动。

 吴长卿听到这个问题很是认真的想了想才答道:“唔,他们就是很厉害的人呢,是住我们家,不过只是暂时的,要说关系话嘛,朋友吗?好像又不是,若真要说的话,那就是没什么关系。”

 陆黎诗被他的话弄的差点嗤笑出声,还好忍住了。

 这孩子,看似说了很多,其实一句重点也没有,最搞笑的就是最后那句,真绝!有潜力!

 可不就是没什么关系么,司徒是周飏丢给她的,阿忠是她找周飏要的,所以他们不可能是主仆关系;而且她没付过工钱给他们,那么雇佣关系也就谈不上了;朋友的话,她倒是不排斥下这两个朋友,不过他们这种人心里只有他们家主子,其次就是兄弟,于是乎,他们之间硬要说的话,也就只是个认识的非敌对关系罢了。

 “诶,你看着路呀,前面那个岔口右转!”吴长卿不知道自己的话给李易造成了多大的打击,见他没专心看路,还差点撞到别人家的院墙上,吓得一身冷汗。

 李易赶紧收魂,“哦哦,抱歉抱歉!”

 啥叫没什么关系?没关系会那个样子保护她?没关系会她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再说了,没关系会让他们住她家里?这不是明摆着不肯对他说实话么!

 不过长卿公子刚刚说啥来着?只是暂时的?那也就是说他们随时都有可能离开?那他…

 “看到前面那颗大树没有?把车赶到那就行。”吴长卿还是没有觉察到李易的心里变化,只是看到家门前的大树了,就心情很好的给他指着路。

 李易顺势望过去,而后心不在焉的应道:“哦,俺知道了。”

 又赶了小半里路,李易就在吴长卿的指点下将马车停到了大树下。

 等车停稳后,陆黎诗先一步下车,然后并着吴长卿扶陆逸卓下车,信儿跟在陆逸卓身后跳下了车,也没让人扶,一下来就掏出钥匙跑去开门。

 待到大门敞开后,吴长卿就扶着陆逸卓进去了,再来就只用把马车赶进去就行了,只是当李易正准备动的时候就被陆黎诗抬起的手给拦住了。

 李易见此不由得警惕的看向了她,“你要干嘛?”

 陆黎诗看了他一会,然后淡淡的说道:“你要是觉得跟着我学不到本事了,你大可不必进这个门。”

 李易闻言立刻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不由得一惊,继而试探的问道:“你…都听到了?”

 她刚刚不是在睡觉嘛,怎么会听到?难道她是在装睡?真是太可恶了!不过她怎么会猜到他在想什么?

 陆黎诗在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你只用回答我要不要进来。”

 听到这话,李易脑子转的飞快,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就听到他扯着嗓门道:“俺既然说了要跟着你就肯定会跟着你,少瞧不起人!”

 说完话还鲁的挥开挡在他面前的纤纤玉手,接着就好像在跟谁发脾气似的用力的把马车赶了进去。

 他当然要进去,虽然不知道那两个高手什么时候走,不过能多呆一天,他就有机会多学一天的本事,等他和他们了,让他们知道了他也是有来头的,还怕他们不带上他?

 陆黎诗这次没再拦他,只是望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

 她不是不知道他打得如意算盘,被他打疼的手臂,哼,还敢跟她明目张胆的玩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有种!

 深了口气,同时拍了拍微皱的袖子,然刚准备进去就听到从头顶处传来了一道好像在哪里听过的轻笑声,于是条件反的抬头望去。

 说实话,起初在看到她家墙头蹲了个穿着黑色锦衣的男人时还吓一跳,同时无不暗悔把司徒和阿忠留在了山上,可等她看清那男人的笑脸时,又突然觉得腹部有些疼痛,没错,她是岔气了,还把刚刚深的那口气全给岔了个光。

 想到了什么就立刻朝左右望了望,还好今天因为招工的事回来得有些晚了,周围已看不到什么人了,就又稍稍的松了口气,接着又看向那个已经轻松跳了下来,并在轻拍身上灰尘的男人。

 陆黎诗对着那男人欠了欠身,继而情不自嘴角,“您的嗜好还真是与众不同呢。”

 可不就是与众不同么,之前喜欢走后门,后来她放信儿把后门给锁死了,现在倒好,索就开始给她翻墙了?这男人,也不想想自己是何身份,要让别人知道堂堂的飏王殿下居然是个喜欢翻墙入室之人,还不得给吓死?

 周飏听出了她的话里所指,也不在意,还是笑得一脸的倜傥,“过奖,不过你怎么好像总能给自己找麻烦回来?这种特质…也与众不同的。”

 他自然看到了刚刚发生的事,也从司徒那里了解了关于李易的身世,所以他说李易是个麻烦也并非随口那么一说,再加上亲眼见到他对她的态度,很显然就是个麻烦不是?还是个大麻烦。

 陆黎诗在心底悄悄翻了个白眼,“这种特质是从娘胎里带出来了,您就无需销想了。”

 周飏笑,可刚准备说些什么就听到很细小的脚步声,于是立刻闭上了嘴,同时朝着她家大门的后方望了望。

 陆黎诗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察觉到什么,不由得微微皱眉,“你在干嘛呢?出来!”

 躲在门后偷听的不是别人,正是准备出来找陆黎诗的李易,听到话后犹豫了片刻也就出来了。

 其实他也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只是他不知道马车要停在哪,长卿公子他们也都走远了,想想觉得这边近,就过来找她了,结果还没走近就隐隐听到了对话声,又想到他们进来的时候周围并没有看到人,所以很好奇,可他还没来得及细听就被人发现了。

 李易出来后看了陆黎诗一眼,继而把目光全集中在了周飏的脸上,这一看就是一惊。

 这男人是谁?一个大男人怎么会长了张比女人还要精致的脸?还有他明明是双目含笑,可为啥他被那男人就那么看着会觉得浑身发冷?而且虽然他的武功可能没有那俩高手厉害,但一般人也不可能发现得了他啊?莫非真正发现他的人是这男人?

 是了,他记得当他出来的时候,这男人的眼中并没有出诧异,也没有表现出疑惑的样子,难道他知道他是谁?这不可能啊,即便这男人和她是认识的,可他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这说不通啊?

 不过说到这个,他还有一个发现,那就是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男人?

 陆黎诗实在没办法看着俩男人在这“眉目传情”的,清了清喉咙便说道:“你进去和信儿他们说我出去有点事,一会就回来,叫他们别担心。”

 李易听到陆黎诗的话就不得不把目光从那男人那移到她这边,“哦,不过你一个人出去没关系吗?”

 其实他不是很重视这女人的安危,只是他实在很想搞清楚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那男人,言下之意就是想跟着一起去。

 陆黎诗闻言立刻沉下了脸来,“进去!”

 李易微微一愣,等反应过来她这是在赶他就也火了,“俺凭啥要听你的?俺高兴去哪就去哪!”

 虽然他不想管她,可跟着去若真出了事他也可以顺带保护她啊,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

 陆黎诗气得不轻,提了口气后便厉声说道:“我说过的话别让我说第二遍!”

 这孩子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哪怕看不出这位的身份,至少也能猜出他并非一般人吧?如果人家真追究起来,最轻也会治他个大不敬之罪,到时候她即便想帮他求情也没法子了。

 李易又是一愣,他没想到她会发火,回想自己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但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女人如此对待,还当着一个看起来深不可测的男人的面,他就不干了,可刚想还嘴就被及时赶来的吴长卿给拦住了。

 吴长卿也是久不见陆黎诗和李易进来才返出来找的,谁知还没走近就听到李易在吼些什么,觉得事情不对就加快了步子,结果一出来还不等他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就看到了一边的周飏,又看了看陆黎诗此刻异常难看的脸,于是想也不想就拉了李易一把。

 同时对着周飏恭敬的鞠了个躬,“您来了?”

 周飏朝着吴长卿笑着点了点头,还是没说话。

 因为李易的声音太大,陆黎诗怕引来邻居,就赶紧对吴长卿使了个眼色,“都进去吧,我出去一下就回。”

 吴长卿也不含糊,一边拖着李易往回走一边说道:“知道了,阿姐早些回。”

 李易虽憨,但也没憨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在看到吴长卿对周飏的态度后,又经他这么一拉也明白了些什么,也就不再折腾了。

 陆黎诗见此总算是松了气了,继而有气无力的摆摆手,示意吴长卿赶紧把那混小子带走。

 也是直到他们走远后,周飏才有些玩味的说道:“你为何不请我进去坐坐?”

 陆黎诗无奈的摊了摊手,“您也看到了,有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家伙在,让您进去也不方便说话不是?”

 周飏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想到什么便有挑了挑眉,“你知道我来是有事要和你说?”

 因着天差不多全黑了,陆黎诗就大着胆子翻了个白眼,“您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这不是废话么?不是有事找她会在这蹲半天?要是找司徒他们的话就更不可能了,因为他是从里面翻出来的,而后又没看到司徒他们从车上下来,也没问,很明显就是将他们的行踪都掌握得很清楚了,所以她连说都懒得说了。

 听到这话,周飏也不觉得丢脸,反而笑得很惬意,“那不知在下可有荣幸邀请小姐在这花前月下走走?”

 “公子请。”陆黎诗很配合的作了个“害羞”的表情,但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害羞,说完还先一步朝前走了。

 周飏望着她那窈窕的背影加深了嘴角的笑意,就那么看了一会才跨步跟了上去。

 抬头望了望天空的满月,现在已经是六月初了,白天太阳虽毒,但到了晚上这气温还是比较宜人的。

 说实话,他们一家人来这里已经两个多月了,真的就只是家里山上两边跑,最多跑跑市场采买,还真没有什么时间到附近逛逛,就更别说月下散步什么的了,所以这会走走感觉不错,浑身的疲惫也随之消除了大半。

 “您几时来的?”陆黎诗一边走一边和周飏搭着话。

 “说到也巧,我前脚刚到,你们后脚就回了。”周飏似心情不错,有问必答。

 陆黎诗瞥了他一眼,明显不信他说的,“对了,您的事…都顺利解决了吗?”

 她指的是那次在黎园山上他被小五给急着叫走的事,其实她也只是随口一问,想他既然能出来应该就没什么事了吧?

 “算是吧。”听到这个问题,周飏脸上的笑容变浅了一些,但很快就恢复了,还多说了一句:“你很好奇是什么事?”

 陆黎诗微微一顿,继而耸了耸肩,“总归是和我没关系的事,我又何必问?再说了,知道得越多越麻烦,我就这么点小身板,只想凭自己的本事挣钱,然后养家糊口就成。”

 这是她心里话,要知道关于皇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所以她能不参合就尽量避而远之,而且家里这几口人目前都在靠她维持生计,她也没那个闲工夫不是?

 周飏但笑不语,他丝毫不意外她会说出这样的的答案,这也是他很看中她的其中一点。

 说道挣钱养家,突然想起一件事,看了她一眼才道:“我这里有一个从京里传来的消息,只是不知道那消息对你来说是好是坏,你可愿意听?”

 陆黎诗闻言又是一顿,回看了他一眼,而后道:“可是关于陆府的事?”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因为京里不管发生什么都和她无关,但他却说不知对她是好是坏,那么除了有关那边的事,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影响到她的,当然,即便真是她也不会受到多少影响。

 周飏着她的目光,看到她眼中的平和,浅浅的笑了笑便说道:“是,你家呢…”

 然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被陆黎诗给打断了,“等会,更正一下,我的家人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而且那边早已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请您不要说是我家,还有,京城里的那座陆府中的人也并非我的亲人。”

 她怕他提到柳氏会说是她继母,或者提到柳明会是她舅舅,所以特别强调了这么一句。

 听到这话,周飏又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她片刻才道:“就依你,那边呢,因着有柳氏胞弟柳明的入住,加上柳氏一直有孕在身,于是陆府的财政便由柳明接手管理,不幸的是,由于他结了一些京里的纨绔子弟,除了不再能人道外,吃喝赌样样齐全,短短半年就将你阿爹辛苦半生挣来的家财都散尽,家中的固有物件和下人也都随之变卖得差不多了。现如今呢,柳氏想着与其守着一座空宅子度,不如去别处谋生,于是变卖了宅子后就带着柳明和她那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一道回娘家了。”

 听完他的讲诉,陆黎诗不由得笑了起来,“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呢,辛苦您特意来告知与小女子,小女子感激不尽。”

 呵,可真有本事,这才过了多久就败光了她阿爹的家产,敢情不是他自己的钱,还真是抱来的儿子不心疼啊!

 周飏挑眉,“真心话?”

 陆黎诗睁大双眼,表情格外诚恳的答道:“比真金白银还真。”

 周飏笑道:“感觉你听到这事就好像在听戏文一般,难道你一点想法也没有?也不会觉得心疼?”

 陆黎诗不置可否的答道:“我当然心疼,我心疼我阿爹的银子,要是柳氏败光了我也无话可说,那柳明算个什么东…回事,不过是和陆府沾了点边的关系,让他败了我确实有些不甘心,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将来替我阿爹养老的银子我能挣回来,败了也就败了。”

 她也是个正常人,正常人就该有正常人的反应,所以要说不气那绝对是骗人的,正因为太气了,她差点在他面前口不择言了,还好及时打住了。

 后来想想也就那么回事,真犯不着为那种人生气,再说了,凭柳明那种好S的子,不能做那档子事已然够他受的了,也就消了气了。

 周飏闻言又看了她一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稍稍沉默了片刻后“他们总归曾经是你的亲人,而且不管怎么说柳氏毕竟给你阿爹生了一个儿子,血脉还在是事实。”

 其实他之前指的是她会不会心疼她那未曾谋面的弟弟,她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吴长卿和信儿都可以当作是家人般亲厚,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并不是薄情寡义之,只是一个嘴冷心热的女子罢了,那么抛开柳氏姐弟不说,至少对血亲应该会留有几分余地,谁想她居然会说是心疼银子,莫非她…

 陆黎诗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勾了勾嘴角,“您是想问我会不会认下这个弟弟吧?那我可以现在就老实的回答您,绝对不会。”

 周飏又道:“那将来若柳氏带着儿子来寻你阿爹了呢?”

 听到这话,陆黎诗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她凭什么来寻我阿爹?她要宅子我给她了,她要家产,我分文不拿,她还有什么脸来寻?”

 若她真敢来,她势必将她打出去!

 周飏见此也收起了惯有的儒雅微笑,“凭的是你阿爹正的身份,虽然是续弦,也是你阿爹从正门娶进来的女人,同时,她生养的孩子也是你阿爹的嫡长子。”

 陆黎诗没想到他会这么赤果果的指出她一直想回避的问题,闭上眼深了口气,而后才睁眼道:“她当初召那术士来可有想过自己是正?仅凭几句术士之言就将我关进柴房的时候可有想过自己是正?容那术士轻薄与我,再被我数落之后恼羞成怒的反过来对我拳脚伺候的时候可有想过自己是正?最后冷着脸让我滚出家门,还发誓永不得回陆府的时候可有想过自己是正?在我阿爹脑子还没有那么不清楚的时候她尚对我不闻不问,之后可曾有一天当是将我当女儿看待的?出了陆府之后发生的那些事我就不说了,我只问七出中处了生子之外她又犯了几条?她还有什么脸自居正?我想等我阿爹的病好了以后也不会再认她!”

 其实当她开口的时候眼眶就已经红了,说着说着泪水便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了,再到说完这番话,终是控制不住的让泪水倾如雨下,不想被人看到自己柔弱的一面,就立刻转过了身去。

 说真的,自以这个身子重生以来,她真的没有过过一天的舒心日子,在陆府的时候不谈,出来以后更是每晚睡觉时都是七分醒三分睡的渡,虽一切看似运筹帷幄,顺风顺水,也一步步走向了她想要的生活,可这些都是她拿命换来的,哪一次不凶险?稍走错一步她的小命就玩完了,所以其中的心酸真的只有她自己能体会。

 委屈不?有过怨言不?恨过不?她也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这些问题,答案是肯定的,但那又如何,总不能嫌命不好就再死一次吧?是,死很容易,但问题是谁能保证会再给她重生一次的机会呢?那么抱怨又有何用?这日子即便再难过也是要过的不是?

 周飏看到她背过身去哭,看着她不时颤抖的双肩,不由得默默的叹了口气,而后从她背后递了块帕子过去,但他人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去打搅她。

 回想在那间失火的旅店救她的那次,他见识过她的坚韧,后来听司徒转述,即使是伤成那样她都不曾哭过一次,甚至连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平心而论,这世上没几个男子能做到,但她一个若女子却做到了,这让他明白她是一个只要开始就会竭尽所能承担一切的女人,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

 同时,他也能体会这样的人会有多辛苦,且有多大的压力。她和自己很像,然他们毕竟身份不同,别也不同,他有的她没有,而她想要的也全得靠自己得来,也正因为这样,就更清楚这种压力一旦到了某一种程度就会如决堤的水般一发不可收拾,所以他在她。

 不过说句实话,他不太喜欢看到女人哭,他记得儿时母妃很喜欢哭,那时觉得女人哭虽美但太人招架不住,他会心疼,父皇也会来哄她;到大一点后,明白母妃的眼泪只是某种手段,为他也为父皇,可那时父皇已然逝去了耐心,而他也觉得女人的眼泪很烦很假,母妃也是从那时起便不在哭了,对他也不再向从前那般关爱,他也就更讨厌女人在他面前哭了。后来敏敏住进王府也是,开始经常在他面前落泪,他从来不理会,等渐渐摸清了他的喜恶就不会再这样,至于这个女人…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起初只是想她找到一个宣的出口,可等她真的哭了,他还是微微皱起了眉头,然那并不是讨厌,也可能是她是第一个背着他哭的女人,这让他觉得…不太一样,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真的说不上来,总之不觉得那是虚假的,就不讨厌,反还觉得是自己做得过了,心中隐隐升起了些许内疚。

 想到什么,周飏便笑道:“别哭了,你再哭下去我怕你那义弟会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给我下十几种无药可解的剧毒。”

 听到这话,陆黎诗微微一愣,继而忍不住破涕为笑,也是等擦干净了眼泪才转过身说道:“长卿是悬壶济世的神医,才不会下毒害人呢,不过我不保证他师娘会不会对您下毒呢,所以您千万别得罪我哦!”

 周飏看着她那因哭过而显得格外明媚的眸子,笑了笑便从袖里取出一个小布包递给她,“送你个小玩意,就当赔礼了,您高抬贵手,千万别去告我的状才是。”

 陆黎诗闻言挑了挑眉,看了他一眼才接过了布包,等看到里头的东西后就笑了,“这是您做的?您还有这手艺?”

 布包里的东西不是别的,是参考她之前做的简易铅笔的改良版,当然,也更接近真正意义上的铅笔。回想她先前为了图方便,只用草绳来绑,但每次铅写平后要削就得把草绳解开,等削好之后再重新绑,而且竹篾很硬,也不好削,所以用着十分的麻烦。

 而他这个是用一完整的木条当笔杆,因为外面完全没有任何粘合的痕迹,所以她猜测他是不知道拿什么工具一点点的从木条的一头往另一头钻,而等钻通了后又将铅疙瘩磨成刚好适合的细,最后再一点点的进去。

 这种做法虽笨,也很花时间,但用起来很顺手,还很漂亮,更重要的是他肯花心思做,这点就是最难得的。

 周飏又笑:“为博红颜一笑,这种技能还是应该略学一二的。”

 陆黎诗也笑道:“不错不错,几块点心和一坛桑葚酒就换了这些铅笔以及十头花斑牛,我赚大发了,那敢情好,等山上规划好了,劳您空给雕个大红木牌坊立在山下可行?”

 司徒闻言故作严肃道:“唔,一般大家出手就能换来大笔的进账,敢问小姐可有足够的银子?”

 这女人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那天为了给她做这二十只铅笔就半宿没睡,不知感恩戴德就算了,现在居然还直接开口下单了,哪有半分女儿家的矜持?一点也不可人。

 然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心底暗暗腹诽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嘴角是微微上扬的。

 陆黎诗瞥了他一眼,继而轻哼一声,“您又见外了不是?这山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只是劳您多出一分力所能及的力而已,到时若有人问起来,得知这是出自飏王殿下之手,多少能增一些噱头好多吸引客源不是?”

 “哦,听你所言,我到现在方知原来自己还有这种技能,真是多谢小姐点悟!”见她又恢复了那财模样,周飏也就放心了,也跟着贫了起来,说着还真拱了拱手,当然,这时的他并不清楚自己的那种如负重是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

 陆黎诗见此终于忍不住嗤笑出声,“小女子说笑呢,飏王殿下可别往心里去。对了,天色不早了,您说正事吧!”

 周飏闻言挑了挑眉,“何以见得我还有正事没说?”

 陆黎诗不自觉的扯了扯嘴角,“若您是那种大老远跑来只为说些关于人家家里私事的人,那我真要开始考虑要不要辞掉这份工,然后带着家眷另谋生计了。”

 呵呵呵,她真是不长脑子,怎么就忘了这男人喜欢说废话的本了呢,真真恶趣味啊!

 “不超过四个月,会有两批贵客来此地,这可是笔大买卖,你接是不接?”周飏也不恼,笑了笑便轻描淡写的说道,可说完后却紧紧的盯着陆黎诗的眼睛瞧。

 听到这话,陆黎诗短暂的愣了愣,然后微微皱了皱眉,接着试探的问道:“两批?若只有一批的话,我猜测您说的‘贵客’应是皇室中人,可是?不过另一批又是什么来头?”

 “你猜得不错,至于另一批人我也不瞒你,是斡亦剌族的大汗一行,他们真正的目的地其实是京城,途经此地也只是顺便过来玩玩,而京里来的人则是一路他们进京罢了。”因为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变化,所以周飏很清楚的看到她眼中除了疑问并没有其他的异色,就全盘告知了,目的也是想看看当她听完后会不会有其他的表情。

 结果陆黎诗只是淡淡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周飏对此稍有些意外,便也试探的多问了句:“你不担心?虽然这是笔大买卖,但其中的风险是同样的大,稍有怠慢只会得不偿失,若你不愿意可以直说。”

 陆黎诗想了想就又谨慎的问道:“那京里那边来得又是何人?”

 周飏答:“是我三弟璟王和我皇侄,也就是当朝太子。”

 “那还好,那…呃,抱歉,是我多想了。”陆黎诗闻言不由得那手拍了拍口,刚想说些什么,发现周飏在盯着她的手看,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道歉。

 周飏见此更为好奇,“那你在想些什么”

 陆黎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以为京城来的是皇上,后来想想也确实是我多想,想斡亦剌族的大汗来我朝,不管是做什么,皇上肯定不需要亲,那样就太失我朝皇室威严了不是?不过若是皇上亲临,那我可真要仔细掂量些时才做答复了呢,既如此,这笔买卖我接定了!”

 若真是皇上来,犯了错人大汗不追究不表示皇上也不会追究,毕竟丢的是一个国家的脸,哪怕她不会犯什么错可不保证山上的工人不会犯错,那么到最后要罚的人还不是她一家?再说句实在话,要只是她一个人,皇上来了她也照样接,可关系到家人的安危她就不得不谨慎对待了。

 周飏望着她说话时的自信,眼中不自觉的出些许欣慰,想到什么就又问道:“即便不是我皇兄亲临,好歹斡亦剌族来的也是大汗本尊,也不容小觑啊。”

 听到这话,陆黎诗是越发轻松的笑道:“大汗又如何?远来既是客,我朝乃礼仪之邦,只要我做好这礼、节二字,尽我所能的不怠慢了人家,就算因两国间的文化差异而犯了人家的忌讳,仅一句不知者无罪就够了,想人家也不会过分追究,当然,我这段时间也会让山上的人尽可能的多了解一些斡亦剌族的生活习,那么我还需要担心什么?”

 这话一出,立刻赢得了周飏的赞许,“很好,作为大老板的奖励,他们住在山上这段期间的所有收益我分文不要,你只管安心接待他们就好。”

 他就知道她不会拒绝,然亲耳听到这番话还是让他很是欣赏,这女人,识大体,够谨慎,顾全局,难得的还很有远见,懂得防患于未然,有野心,他果然没有看错她,很不错!

 陆黎诗闻言眼睛一亮,继而笑着欠了欠身,“那我就不客气了,小女子多谢大老板赏赐!”

 周飏笑着摇了摇头,“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斡亦剌大汗好伺候,我三弟可不好伺候,有事你尽量找司徒他们,之后我会陆续安排另四卫上山,他们会帮你的。那就先这么着吧,天色确实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陆黎诗再次欠身,“有劳。”

 其实她可以说不用送的,但这也是礼节问题,她又没有明确拒绝的理由,也就由着他送了。

 等快走到家门口,看到挤在门前不住朝着她这边望的那三加一个人影,陆黎诗会心一笑,有人等门的感觉真好啊!

 她刚想说不用送了,结果周飏倒先开了口,“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多谢。”陆黎诗又一次欠身,说完就侧过身走了,只是刚走两步又停下身来问道:“对了,敢问这次招待斡亦剌大汗的银子是谁出?”

 周飏微微一愣,但还是如实回答:“自然是我三弟来结账,不过事后他会向国库报账。”

 陆黎诗沉默了片刻又问:“那再多问一句,您和…璟王的关系好是不好?”

 周飏又是一愣,继而好笑的反问道:“你问这个作甚?”

 ,“您不是说他们来后的收益归我一人所得么,我当然得打听清楚啊!如果您和璟王关系好,那我卖个人情给您,少挣些银子就是了;可如果不怎么样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哦!”陆黎诗笑答,说完话后还冲着周飏眨了眨眼睛。

 这话让周飏真愣住了,再着她那俏皮的小模样,一丝异样的情愫顿时袭上心头,随即笑道:“其实…你可以不用给我面子的。”

 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陆黎诗笑得一脸惬意,并再次欠身,“我明白了,您慢走。”

 不用给他面子不就是说其实他俩关系并不好么,为了讨好老板,那她还不往死里宰?报公款又如何,等哪天皇帝有了闲心去查账,不死也得削他一层皮下来!

 周飏望着她和在门口她的家人们说笑,然后进家门,他脸上的笑意丝毫没有减弱,反还逐渐加深。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本事,每次都能让他得到不一样的惊喜,一想到三弟会被皇兄骂得狗血淋头的画面,他就觉得…很舒心呐!不得不说,他第一次开始有些期待他们早点来了呢。  M.qbQbXs.COm
上章 第一女皇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