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女皇商 下章
075 什么情况
  翌一早。

 习武之人都习惯早起练拳,怕吵到大家休息,之前都是司徒一个人去前院打拳,现在阿忠也住进来了,于是兄弟俩就一起切磋着,只是还没到半个时辰,司徒就突然停了下来,阿忠也随之停了下来。

 司徒错开阿忠往他身后望了望,然后又将视线移回他脸上,阿忠对着司徒轻轻的点了点头,司徒也不多话,拿起自己的衣物就从假山的另一边绕道回房去了。

 阿忠知道来人是谁,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继而回过身望向那人。

 其实他昨晚和司徒说了很多,又一个人想了一整晚,最后决定不管信儿有没有明明白白的和他说,他都会找个机会和她把话说清楚,显然,现在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默默的看着她走向自己,同时也在心底组织着合适的语言,可才刚刚张嘴就被信儿给抢了先。

 “这个送给你。”信儿一过来就将一个布包贴到他口,且大大方方的看着他的眼睛,不躲不闪。

 阿忠虽不知布包里装的是什么,但担心人家姑娘会不好看,于是就伸手按住了布包,同时也想不着痕迹的退开一步,然他刚动了动脚就看到信儿迅速的收回了手,还自己就往后退了一大步。

 “是,你猜的不错,我是中意你的,但我家小姐说了,两情相悦的事本就勉强不得,我也知道你瞧不上我。”

 “那啥,我…”其实阿忠是想解释他不是瞧不她,只是没办法,可话没说完就又一次被信儿打断了。

 信儿抬起一只手,“你先听我说完,反正我只是来和你说一声,不过你真的不需要有负担,往后该怎么就怎么,你继续练拳吧,我去做朝食了。”

 阿忠望着信儿说完话就潇洒离去的背影久久忘记要将嘴巴合起来,且呆呆的站在那不住的眨着眼睛。

 这…这女人到底是来和他诉衷肠的,还是来跟他说今天的菜涨价了的?他怎么又有点了搞不清状况了?

 等等,他开始是和想和她说啥来着?怎么记不起来了呢?咦,刚刚有人来和他说话了吗?没有吧?那他为何会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难道是因还没睡醒而产生了幻觉?不行,他得回房再睡个回笼去,待会还要上山作事呢。点点头,接着就这么双眼迷茫的捂着怀里的布包回房睡觉去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信儿做好了一屋子人的朝食,然后面色正常的挨个敲门唤他们出来吃,待到大家都陆陆续续坐到了饭厅,她又挨个给他们盛鲜虾粥,只是在给阿忠盛的时候刻意盛了一满碗,微微一笑,阿忠回以一笑,继而就埋起头来“专心致志”的吃。

 陆黎诗来回看了看这两人,浅浅笑了笑,也不说话,也开始喝粥了。

 吴长卿正好捕捉到了陆黎诗的目光,也跟着看了看信儿和阿忠,他虽知道信儿有了心上人,但一直不知道是谁,见此总算是明白了。

 想到了什么,就剥了一个红薯递给了阿忠,且对着他友善的笑了笑,“阿忠公子今后就是自家人了,别客气,多吃点,”

 “咳,有劳,吴公子也多吃些!”虽一直目不斜视,但他也一直将耳朵竖得尖尖的,所以阿忠一听到吴长卿的话,差点被自己已经吃了一半的红薯给噎住,还好他定力够强,顺手也剥了个红薯递给了吴长卿。

 吴长卿再次友善的笑了笑,“多谢。”

 等到阿忠三下两下完两个红薯,陆黎诗就又递给了他一个,“长卿说的不错,你多吃点。”

 阿忠微笑接过,“多谢。”

 不行,他得赶紧吃完赶紧溜,这都第三个了,就算是大男人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打定主意后,阿忠拿起红薯就了大半个到嘴里,嚼也不嚼,直接用的,不过这红薯是粮,不是太好下咽,还好还有半碗粥,于是就着粥一并咽下。

 眼看着就要胜利在望了,然余光看到司徒也开始剥红薯了,心中警钟大作,便加快速度往嘴里倒,结果不等他倒完就看到司徒的鬼瓜子已经朝他伸了过来。

 “多吃点。”

 这话一出,阿忠终于忍不住将嘴里的东西尽数了出来,而后一边猛拍口一边愤恨的瞪着司徒。

 司徒见此淡淡的说道:“知道你喜欢吃红薯,也不用那么着急,还有很多,慢慢吃。”

 “…多谢。”阿忠气得不轻,可刚想骂人就看到信儿递了块帕子给他,他也只能暂时强住心中的那团火。

 信儿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想到什么就又说道:“原来阿忠公子喜欢吃这个啊,那您多吃点,我给您剥。”

 说着还真动手剥了起来,速度又快,一眨眼就剥了三、四个递给了阿忠。

 阿忠望着那些红薯脸都快绿了,但他也不知怎么的,实在没办法开口拒绝,于是就一口一口的慢慢吃。

 陆黎诗在一边看得想笑又不敢笑,只能低下头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

 等到吃完以后才又抬头,谁想阿忠还在吃,而信儿也还在不停的剥,终是不忍心,“咳,时候不早了,咱们该上山了,你们赶紧的,吃完把东西收一收,收完就走。”

 “小姐说得极是!信儿姑娘不用再剥了,山上的事要紧!”阿忠顿觉听到了天籁之音,下一刻就站起身来,且分外诚恳的对着信儿说着。

 信儿想想也是,点了点头,“那行,剩下的这些我帮您包好带上山去,到正午去灶间热好了再拿去给您。”

 听到这话阿忠都想哭了,但还是强撑着笑脸,“…有劳。”

 他都已经吃了八个红薯加一满碗粥了,夕食都不用吃了,正午还来?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帮着收拾好东西后众人一起出发,到了黎园山,其他人照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陆黎诗则是先去了趟桑园,想看看样品做得怎么样了,显然实物让她满意到不行,便吩咐她们开始正式生产,然后从织娘们手里一人了十个样品就走了。

 作为黎园山的东家自然也是最忙的,陆黎诗从桑园出来后又辗转各处地方看看,茶园,牛棚,花园,药园,最后就是背山的施工地,也是在那里找到了史亮。

 说实话,史亮这个半监工做得不错,虽然她并没有特意安排个监工在此,但有他在也确实让短工们有了一定的紧迫感,也才会做得这么快,这么好。

 记得某次她刚来就看到泥匠一方和梓人一方在起争执,细问之后才知是梓人为了房子的美观决定将一座三层的小楼掉泥料的部分,全用结实的木头来弄,而泥匠则是为了安全起见坚决反对,当时史亮并不在,其他的老师傅也都各执一词,所以一时间就僵持不动了。

 回想那时真真把她气得够呛,要知道这里是山势而非平地,自然会存在许多安全隐患,比如雷击、暴雨等,一个不注意就会造成极大的人员伤亡,所以直接严令美观是次要,安全才是重中之重,且绝不容许偷工减料,一旦发现直接赶下山,也是那之后史亮就天天在这蹲着了。

 找到了人,陆黎诗准备带着他去劳力市场看看昨天留的招工告示怎么样了,突然想到什么,就又去把叶家婶子请着一块去了,之所以会请她去是因为她发现这位是那几个婶子中接受能力最强,且最有计较的人,而这样的人绝不会感情用事,那么招女工这块请她来帮忙能省不少事。

 到了劳力市场,起先他们还以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故,怎么这么多人,结果一进去才发现这些人都是冲着他们的招工告示去的,细细一看,甚至还有打好了包袱拖家带口来的,看得陆黎诗三人下意识的彼此互看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不可思议。

 再转头看向那些人,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题外话------

 刚刚接到站短,说明天下午2点入V,所以等时间一到就更1W+

 终于不用2000、2000的更了,说实话,以前没这样子更过,还不太习惯XX的风格,现在好了,谢谢大家一直耐心的陪我走到现在,谢谢大家的温柔对待,我发现我家的姑娘们说话什么的都很温柔呢,我的荣幸~

 再说个事儿,我一朋友刚刚从敦煌回来,说10月以后莫高窟只留意个窟,其他的都不再开放了,因为壁画被损坏的很严重,为了保护文物不得不关闭,还没去过敦煌的姑娘们可以找时间去看看。

 敦煌是我一直很向往的地方,特别是石窟,很为之着,所以决定和另外几个作者9月初去,若是有缘,咱们敦煌见~O(∩_∩)O  M.qbQbXs.COm
上章 第一女皇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