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女皇商 下章
073 抵触情绪
  陆黎诗笑道:“暂时保密,到时候就知道了,不过若我让你们停下目前所有手头上的活,只专心做这东西的话,你们一天能做多少出来?”

 丽娘想了想便答道:“这个不难,只做它的话,就我而言一天能做百八十来个吧。”

 陆黎诗又望向其他人,“你们呢?”

 其他织娘也道差不多也是这个数目。

 得了这样的答案陆黎诗稍稍沉默了片刻又道:“那除去教孩子们的时间又能做多少?”

 蓉娘答:“孩子们现在都是初学阶段,平时我们都是上午教,然后布置一些简单的任务,到她们完成后再拿来给我们检查并指导,所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应该也是这个数。”

 陆黎诗点点头,又想到什么便说道:“关于蚕丝的价格我不是太清楚,就想问问你们,做一个的话成本大概是多少?”

 芸娘答:“我家有亲戚在经营丝绸生意,倒是知道一些,您要做的这个呢,不需要后期的加工和染,又不需要绣花样,其实成本不高,算是手工费用的话至多不过三到五个铜板足矣。”

 陆黎诗闻言心中也有数了,于是站起身道:“那行,今后你们就开始做这个吧,一天若按八十个的量来算,一个月就是两千四,那么不管你们怎么安排,只要每个月每人两千给我就行。当然,若能多做的话我也会给你们另外算工钱,就按每一百个一钱五个铜板来算,若将来这些东西挣了钱我还会相应的给你们分成,还有前提是不能耽误给孩子们的教学,你们自己也得注意休息。今天的话先做二十个样品出来,我明来看,可行?”

 听到这话,织娘们彼此互看了一眼,又犹豫了会才纷纷点头答应。

 其实若按东家说的数来算她们亏了,不过她们一个月固定月钱也就八钱,而且一百个对她们来说也只需要花一天的功夫而已,甚至根本不需要一天,那么每月多做五百个的话就能多挣七钱多,且不提她说的分成,再加上其他的红利,她们一个月怎么也能有二两多,也就同意了。

 这边的事情说完后,陆黎诗转头就去找了吴长卿,因为跟他说的是同一个系列的事情,就同样的遣走了旁人,总之搞得格外神秘。

 于此同时,信儿的花园。

 信儿看到阿忠过来,起初心底还有些躁动不安,可还来不及开口问来由,人就抢着解释到是陆黎诗让他来帮忙的,虽然他说话时还是一张笑脸,但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动了心思之后,不管对方做什么,说什么,她都会特别的感,所以一看到他那急着解释的样子,信儿心里头就觉得闷闷的。

 她还没对他怎么着呢,就表现出这样是要给谁看?她虽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可好歹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啊,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她还不稀罕呢!

 也是因着有了这样的抵触情绪,信儿就冷着脸让阿忠去浇水,施肥,顺便剪剪枝叶什么的,而后就把自己关在属于她的小楼里不出来了。

 阿忠见此略有些愧疚,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很伤人,但他也无奈,像他们这样的人说不定哪天就提早见阎王了,既然连最基本的长相厮守都给不了人家,又何必害她呢?叹了口气,也就默默的做事去了。

 眨眼到了正午,司徒很准时的到点就来找阿忠去吃饭,阿忠洗了洗手就跟着去了。只是吃完回来后就看到一个花农提着一个食盒朝着那小楼走去,微微一愣,但也没多想,还是继续做事,可不多会又看到那花农提着食盒又出来了,后来碰到个人和他打招呼,两人就聊了起来。

 也是从他们的聊天中得知她不仅没去吃饭,给她送去还被她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下意识的朝着那小楼望了望,皱了皱眉,他要不要把食盒拦下来再给她送去呢?

 这念头一起,自己都愣了个神,继而甩了甩头,算了,还是做事去吧。

 转眼又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陆黎诗一行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自是要带上阿忠的,阿忠想了想就委婉的表示住山上就行,陆黎诗立刻给否决了,她倒不是为了信儿,因为阿忠和司徒都是周飏的人,司徒现在住他们家,更何况阿忠还是她给框来的,就更没理由不同等对待了不是?

 阿忠见此也没辙,只能跟着上了马车,当然,他是和司徒一起坐在驾车的位置上,好在那马车不算窄,容得下两个大男人。

 到家后,信儿默默的做好了夕食给大家吃,自己也跟着埋着头扒拉了两口,众人都察觉到气氛不对,也好在陆家的家训是食不言,也就没说什么。待到吃完后,陆黎诗刚想开口就看到信儿又一声不吭的收拾着碗筷,于是又闭上了嘴。

 再等到信儿收拾完碗筷,陆黎诗准备叫她去帮阿忠腾一间房间出来,结果看到她翻出一套干净的被褥和枕头自觉的过去了,而阿忠也跟在了后头,得,陆黎诗再次闭嘴。

 到了房间,阿忠看着信儿帮他收拾着铺,想说些什么,但人一直不给他正脸,他要开口就会显得很唐突,也就在他这么犹犹豫豫的功夫,人已经收拾好出去了。

 又叹了口气,就开始自己打扫起屋里的灰尘来,可没扫多大会又看到信儿端了一大盆热水进来了,盆子边上还搭了块干净的巾帕,阿忠想着这次怎么着也该道句谢吧,然刚张开嘴就被信儿给抢了先。

 “公子别误会,在我们家一直都是我负责做这些事的,您不用觉得有负担,洗漱完后将盆子放在门口就行,我自会来取。”信儿眼观鼻鼻观心,也不等回话,说完就转身出去了,那模样潇洒极了。

 而阿忠就那么一直张着嘴看着她说话,然后看着她出去,再看着她帮他掩上了门,眨了眨眼,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  m.qBqbXs.coM
上章 第一女皇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