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女皇商 下章
039 闹剧收场
  翌辰时,菊仙楼三层包间。

 陆黎诗正悠哉的喝着茶,突然就看到骆冰儿神情慌张的疾步走了进来,眼中快速的闪过一丝笑意,继而略带担忧的了过去。

 “冰儿,怎的这般慌张?先坐下来休息会再慢慢说!”

 骆冰儿看到陆黎诗走进,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黎哥哥你带我走吧!”

 “这说的是什么话?你先告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然后我们再一起想对策可好?”陆黎诗略带尴尬的回了手,同时眼睛瞟向了一直站在角落里的阿全。

 开玩笑,没人的时候她还可以装一装那风公子哥,现在不仅旁边有人,还是个知道她真实别的人,任她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坦然应对啊!而这一看,果然就看到他的嘴角极小幅度的

 随着陆黎诗的视线望去,骆冰儿这才发现包间里居然还有人,小脸一红,继而埋怨的看向了她。

 陆黎诗假咳一声就让阿全先出去了,而后才拉着骆冰儿坐了下来,“怎么了这是?谁又惹你了?和我说说?”

 骆冰儿瞪了陆黎诗一眼才道,“还不都是为了你,我差点被我阿爹给打死!”

 陆黎诗闻言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但脸上却表现得很紧张,“可有伤着?你快将事情仔细的说与我听!”

 骆冰儿见心上人这么关心自己,无不得意,继而娇嗔道:“也没什么,毕竟我是他女儿,他也舍不得真动手打我,不过那个家我可是不会再回去了!”

 陆黎诗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可是因你去找那些证据时被抓到了?”

 前头还说自己差点被打死,这会又变了词,这女人究竟是什么病?

 “我哪有那么笨?自然是派红儿去找来的,可那蠢丫头被人发现了,于是到半夜我阿爹就找了过来,为了黎哥哥我当然不会承认,而且早就将东西藏在一处很隐秘的地方。我阿爹找不到,想我也不会去翻他的东西,就猜测是红儿和另一个丫鬟被外人买通了才去偷的,就将她二人给打死了。不用担心,不过是死了两个丫鬟而已。”骆冰儿喝了口茶才笑着说道,而且在说到最后时眼里还带着阴冷。

 听到这话,陆黎诗沉默了半天不敢开口,就是怕自己会失控。

 这女人真是病得无药可救了!那是为了她吗?还不是一心只想得到那药?居然还可以笑着说不过是死了两个丫鬟,想昨天也是,她形容王鑫的死也是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好歹他们是相识一场啊,而她的丫鬟就更不用说了,一个女人居然可以如此视人命如草芥,她真的不得不道一句佩服!

 是,她杀过人,她睚眦必报,但她从来都是敬畏生命的,而且她杀的都是想要她命的人,这是本质上的区别,且根本无从比较!

 深了一口气才再次开口道:“你没事就好,那些东西呢?可有带来?”

 骆冰儿闻言看了陆黎诗一眼,继而笑着将一叠很厚的纸从袖子里掏了出来,陆黎诗伸手去接,可就在要碰到边边时,骆冰儿又将手收了回去。

 陆黎诗见此也收回了手,且就那么淡定的打量着她。

 骆冰儿不羞不臊,也那么直直的看着陆黎诗,媚眼一弯,又试探着将那叠纸递了过去。

 然这次陆黎诗并没伸手接,还自顾自的喝起茶来,且是喝了半盏茶后才再次看向骆冰儿。

 骆冰儿嘟嘟嘴,觉得没意思,就将东西直接放在了桌上。

 陆黎诗扯了扯嘴角,“不闹了?”

 骆冰儿扭头不理她。

 陆黎诗心道正好!

 而后就安静的翻阅起那叠东西来,且一边看一边将有用的东西出来放到一边,也是直到将所有有用的证据都整理好后就立刻喊阿全进来,将东西给了他后并耳语了一番,阿全听完点点头就又出去了

 骆冰儿就那么瞧着陆黎诗作事的样子,是越瞧看越觉得有魅力,最后竟痴痴的笑了起来。

 陆黎诗见她笑,她也笑,“你在笑什么?”

 骆冰儿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的小心思,“事情都办完了?那我们走吧!”

 陆黎诗挑了挑眉,“走?走去哪?”

 骆冰儿微微皱眉,“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不会再回去了呀,不然我们立刻启程去找你表哥可好?”

 陆黎诗若有所悟的眯了眯眼,“我是要去找我表哥,可你若逃了家…又以什么身份跟着我去呢?”

 昨夜和阿全一起去接回阿爹他们后就让他再去了一趟骆府,目的是偷走所有剩下的阿芙蓉,可以想象当骆冰儿发现东西不见了的时候是有多震惊和愤怒,想她猜测是自己房里的丫鬟偷的,也就解释了她刚刚说那俩丫头死了的时候为何会眼中带着戾气了,所以她不意外这女人会提让她带她走的话,可这会表现得如此迫不及待,怕是…

 “当然是未过门的子身份啊!呀!”骆冰儿理所当然的答道,但也意识到自己太不矜持了,就立刻捂住了嘴,同时无意识的擦了擦出的鼻水。

 陆黎诗精准抓住了她那个小动作,心道果然毒瘾犯了,却故作为难道:“我也想立刻离开,可我阿爹病还未痊愈,长卿也受到惊吓走不了远路,再上加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小丫头,你不知道,除了我阿爹外,若不是受故人所托,我真想甩掉那两个大包袱!”

 骆冰儿一听这话眼睛一亮,“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黎哥哥怎么不早说?哎,当时我就应该让人堵死那房门的,没烧死他们真可惜!”

 “原来那场火是你让人放的啊?真是可惜呢,不过你究竟是怎么做的?你告诉我,等着有机会我再试一次?收拾掉了他们后立刻启程!”陆黎诗闻言似随意的朝着包间的隔墙望了望,继而用一副很阴险的语气问道。

 骆冰儿本还后悔自己说错了话,见陆黎诗如此便完全放开了,就把事情的经过细数说了一遍,倒和陆黎诗想的*不离十,而且也说了是她指使王鑫去放的火的事实。

 待到全部说完,陆黎诗就站起了身,且移到了那隔墙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竟久久未开口。

 没错,她之所以会向骆冰儿核实,是因为此刻吴长卿和信儿就坐在隔壁间,她就是要让他们亲耳听到事情的真相,不然那傻小子会一直耿耿于怀的。

 骆冰儿很着急,又无意识的擦了擦鼻水,“黎哥哥还在想什么?快去把他们解决掉,咱们好赶路呀?”

 听到这话,陆黎诗魅的一笑,“你说你要以未过门的子身份随我去?”

 骆冰儿虽然有些窘迫,但还是义无反顾的点了点头。

 有什么比药更重要的?而且她都为他牺牲了这么多,“他”还想赖掉不成?

 见此陆黎诗略带苦恼的摇了摇头,“可是怎么办呢,我没办法答应你呢!”

 “你可是不愿意娶我?你后悔了吗?”骆冰儿闻言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

 陆黎诗笑,继而握住骆冰儿的手,并将她的手牵至她的口,“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只是你看,我真的没办法娶你呢!”

 骆冰儿本还有些缓和,然当她手一触摸到陆黎诗的,似不太确定就又摸了摸,然越摸脸色就越发难看,且连连后退,而且望着陆黎诗的表情就像见了鬼一样。

 等到终于接受了事实,她才恼羞成怒的指着陆黎诗的鼻子骂道:“你…你既是女儿身又为何勾引我?你这个人!骗得我好惨!”

 陆黎诗冷哼一声,“我从未说过我是男儿身,自然不可能说要娶你之类的话,是你一直一副非我不嫁的模样不是吗?”

 ------题外话------

 强调一下…本文是小说,非鼓励任何的违法行为!姑娘们都是蕙质兰心的好姑娘,自然懂得这是不对的!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m.QBqbXS.coM
上章 第一女皇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