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女皇商 下章
012 没有如果
  陆黎诗望着那说完话恨不得找个躲起来的男子,又望了望他身后背着的木箱子和包袱,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

 “咦,你不是上次来找我们家小姐的那位吗?你怎会在此?莫非你是跟着我们来的?难道你对我们家小姐有什么企图?”这时信儿闻声走了出来,打量了吴长卿两眼便认出了他是谁,又想到都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是巧遇,便紧张的挡在了陆黎诗面前。

 “不不不!这位姑娘误会在下了!在下并非那登徒子!在下…在下…”吴长卿一听这话就急了,又是摇头又是摆手,不过他确实是跟着来的,一时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眼巴巴的望着陆黎诗。

 陆黎诗默默的叹了口气,“信儿,你先进去,我有事要单独和他说。”

 “是,不过您别说太久,多少仔细些自己的身子。”信儿从不忤逆陆黎诗,但想着她额上的伤,不免还是得唠叨一句。

 陆黎诗浅浅的笑了笑,就挥手让她进去了,再转头,竟见吴长卿将他那木箱子放在了地上,且在翻找些什么。

 微微皱眉,“你在做什么?”

 吴长卿也没抬头,自顾自的翻着箱子,“刚刚因陆姑娘背着光,长卿未发现陆姑娘受了伤,不过没关系,长卿这有恩师独门秘制的金疮药,保证擦了以后绝不会留疤!”

 陆黎诗望着单纯得像个孩子一样的男子摇头笑了笑,可不就是单纯么?刚刚还手足无措的向她求助,这会又神采奕奕的给她找药,像他这种记不住烦恼,只顾眼前的人,她真的很少见。

 “找到了!给你!”

 正在陆黎诗想着出神,再一眨眼就看到吴长卿举着一个圆嘟嘟的小瓷瓶递到了她面前。

 “我没有镜子,看不清,你帮我上药吧!”也不知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她自己也很惊讶。

 “这…”前一刻还笑得一脸天真无,下一刻吴长卿的脸就又红了。

 然这次,陆黎诗便是故意逗他了,“你不是大夫吗?替病患疗伤上药不是你应做的事吗?怎么,你从没给女子瞧过病?”

 听到这话,吴长卿的脸都红透了,“我我我…在下自然有瞧过!只是…只是…”

 “只是从未在这黑灯瞎火,且孤男寡女的情况下上过药是吗?”陆黎诗忍笑,看他一着急就称自己在下,一就称长卿的样子就忍不住逗他。

 “反正药在下就搁在这里了,用不用随你!”似发现了陆黎诗是在逗弄他,也不知是不是出自男儿的自尊心,吴长卿将瓷瓶放下就立刻背过身去蹲在了地上。

 陆黎诗终于忍不住嗤笑出声,“好了,我是真的看不见,不然你把药收回去,别浪费了。”

 吴长卿闻言回过头来细细看着陆黎诗,见她此刻的脸上尽显疲惫之,犹豫了一会,便拿起瓷瓶给她上药了,不过上药时他的眼睛一直直视着伤口处,未曾移开过分毫。

 陆黎诗也没阻止,就那么安静的安静他的眼睛,印着那微弱的烛光,他的眼睛显得格外的清澈透亮,真漂亮!

 待到吴长卿上完药,并将瓷瓶装进木箱后,陆黎诗才开口道:“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吴长卿微微皱眉,但还是点了点头。

 “你多大了?哪里人士?跟平大夫学医多久了?”

 “长卿年末就满十四了,斡亦剌人,长卿自九岁便跟着恩师学医了。”见陆黎诗问的问题很正经,吴长卿便也正儿八经的回答着。

 “斡亦剌?这个名字好耳…”陆黎诗在脑子回想着这个在前世史册上出现过的名字。

 “斡亦剌人居住在我朝的正北方,是很远的地方,陆姑娘不知道也不奇怪。”

 “正北方不是蒙古吗?啊对!就是蒙古!原来你不是中原人士啊!怪不得五官轮廓这么深,虽还未长开,将来定是位翩翩公子!”陆黎诗一拍脑门,便想起了这个名词。

 吴长卿不好意思的假咳了一声,“谢陆姑娘谬赞!不过何为蒙古?长期不曾听过。”

 “抱歉,我说的,我再问你,你师父让你来找我的时候,可以交给你什么东西?”陆黎诗讪笑了一下便换了个话题。

 她虽知这个国家叫云国,也确定是在天朝,然她真不曾在史书上看到过这样一个国家,而斡亦剌是元代对蒙古人的称呼,也许是巧合,但当她听到一个较为熟悉的名字时还是说突溜了。

 “恩师说了,若陆姑娘肯收留长卿便说有,若不肯便说无。”吴长卿听到陆黎诗这么问,立刻就想起了平一寒之前代的话,说完还将他的包袱抱在怀里捂得严严实实的。

 陆黎诗又是一阵哭笑不得,也不知这孩子是真缺心眼还是假缺心眼,也太实诚了吧!

 摇了摇头,“你在我家门外蹲了好几了吧?而方才你也看到我被人赶出家门了?”

 “…是又如何?”吴长卿知这并非君子所为,不过既是事实,他也不隐瞒。

 说实话,因为见不着人,他不是没打听这家的情况,却也没想到陆姑娘的处境会这般艰难,但恩师有代过他,他又不能不听恩师的话,所以当他见陆姑娘被赶出家门后,也没多想就跟着了。

 “如今我已身无分文,且不说我没地方收留你,我连自己该怎么生存都不知道,还带着我阿爹和信儿,所以你把东西给我后便去寻你师父吧!”陆黎诗叹了口气,其实她本不是这么多话的人,但对着这样一个纯粹的人,她难得的很耐心的了底。

 也不知吴长卿在想些什么,嘴巴张了几次又合上,半天没有发出一个音。

 陆黎诗见他犹豫着,便又多说了一句,“好吧,我不妨实话和你说,那东西是能保我三人性命的东西,我很需要,之后我打算带着阿爹和信儿离开京城,也不知道该怎么谋生,也许还没出京城就先饿死了也不一定,即便如此你还要跟着我吗?”

 “长…长卿这里还有些银子,而且长卿懂些医术,可以给人瞧病挣银子,应…应该不至于饿死,只要陆姑娘愿意带上长卿,长卿便愿意跟着陆姑娘!”瞧着陆黎诗的眼睛,他瞧出了她眼中的无奈和坦诚,也不知是出于怜悯,亦或者其他,吴长卿咬了咬牙,便站起来直着身板说出了这番话。

 “最后一个问题,你愿意跟着我受苦是因为你师父有代,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陆黎诗望着吴长卿沉默了很久,思量了很久,她承认她因他懂医术而心动,但要再多养活一个人真的不是心动就能解决的事情,又挣扎了很久才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不过与其说问,不如是在确定自己的心。

 “我…不知道,长卿自九岁就没了爹娘,跟了恩师便把他当再生父母看待,可如今恩师只留书一封就不知去向了,长卿真的不知该何去何从!而陆姑娘也是个可怜之人,又是个弱智女,想长卿毕竟是个男儿,多少能照顾一些,就…”吴长卿耸搭着脑袋说着,那模样有着说不出的可怜。

 陆黎诗有些发痛的额头,现在她真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好,他自己就是个小可怜,还反过来可怜她?而更可悲的是,她似乎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

 “那行吧!今晚咱们就在此住一晚,明早起赶路,我比你年长一岁,往后你就喊我一声阿姐吧,而我阿爹便是你义父,你可愿意?”

 “愿意!长卿自然是愿意的!阿姐在上,受长卿一拜!”吴长卿见陆黎诗答应了,激动得立刻行了个标准的跪拜礼。

 陆黎诗苦笑了下便拉着他去休息了,从今往后三个人变四个人,该怎么办,明天再说吧,她真的没有力气多想了。

 多年以后,每每回想这一刻的片段,陆黎诗都无比的后悔当初为何会答应带上他,如果没有带上他,这样一个心比清泉还干净的男孩怕是不会有那样的结局吧?但她也无比庆幸带上了他,不然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她怕是很难活下去,不过这时间又哪里来的那么多如果?

 ------题外话------

 注解:斡亦剌是蒙古的一支,元时称斡亦剌,又作卫拉特或卫喇特,斡亦剌人最初居住在八河地区(今叶尼河的八条支流地区),是地地道道的游牧民族。

 因为我很喜欢吴长卿这个角色,也很喜欢游牧民族那种与生俱来的乐观和勇敢,就将他塑造成了这么样一个人。希望大家喜欢~亲妈带阿黎向大家鞠躬~  m.QBqBxS.coM
上章 第一女皇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