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女皇商 下章
001 泼辣寡妇
  “…姐…小姐…”

 猛的从梦魇中惊醒,大口大口的气,那种随时都有可能窒息掉的感受深切得让陆黎诗的视线久久无法聚焦。

 “小姐!小姐!您快醒醒!姑爷家的二公子来了!”

 闭上眼睛深呼吸,直到完全让自己平复下来才再次睁开眼睛,侧脸看到站在自己边的信儿,微微皱眉,这丫头刚刚说什么?姑爷家的…二公子?什么姑爷?那二公子又是谁?

 是了,她其实是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上一世她被未婚夫毒杀,理由太搞笑,居然是怪她的锋芒过了男人?笑话!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女还要活在男人的臂膀之下?她那全国年度十大杰出青年的称呼可不是白得的!见他的姥姥的鬼去吧!渣男!

 但更可笑的是等她再次睁眼竟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都是陌生的脸孔,陌生的穿着打扮,还有她前不知哪来的刀伤,这让她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曹地府之类的地方!也是过了四五天之后,前那强烈的疼痛感才让她明确的知道自己非但没死反还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不知道什么朝代的富商家的嫡女身上,而那女子的名字居然和她还是一字不差!

 “小姐?您怎么了?可有听到奴婢的话?姑爷家的二公子真的来了!他此刻就在咱们院外呢!”

 伴着信儿的催促陆黎诗才收回自己的思绪,但下一刻她的脑子便开始一片混乱,那些从未经历过的画面像走马灯一样不停的出现在她的意世界里,却又非常模糊,她明白那是已故原主的记忆,同时她的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着,然她知道那不是畏惧,而是恨,极强烈的恨意!可是为什么呢?

 陆黎诗想了会便捂着前的伤坐了起来,“替我更衣,咱们出去见客。”

 待到换好衣服出来后,与院落中那面容姣好且笑得一脸风倜傥的白衣公子四目相触后她便明白了原主为什么会那么恨这个人了,不由得冷哼一声,若不是拜这个叫袁泽玉的家伙所赐,如今她也不会以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小寡妇身份重生!

 说到原主的记忆,因为她穿越来也没多久,与这身体的融合度还不是太好,虽然有意识到还保留着她的记忆,可也是时有时无的,所以只有在直观的看到人脸以后才会层层的涌现出来完整的画面来。

 “前几听闻嫂嫂身体抱恙,泽玉特来看望嫂嫂,不知嫂嫂如今恢复得如何了?”袁泽玉上下打量了下眼前这位脸色苍白的病美人,依旧笑得人畜无害的,自然也瞧不出他是来探病的还是来看热闹的。

 陆黎诗假笑了一下,“托福,好得狠!不过请你收回‘嫂嫂’这个称呼,若有下一次,我不介意在你那虚伪的脸上留下几道醒目的五指印!”

 都已经被休了,还嫂嫂个线啊?不过既然决定在这具身体上活下去,她也不排斥共享原主的记忆,不来惹她也就罢了,若来她真的不介意替原主雪

 袁泽玉闻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竟加深了嘴角的笑意,“是泽玉唐突了,还请…陆小姐原谅则个。”

 “探病探完了?那就不送了,请走好!”陆黎诗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这男人什么病?越不给脸还越笑得了?无意多说,便直接下了逐客令。

 袁泽玉也不是个不识趣的,摸了摸鼻头就站起了身来,“如此,陆小姐还请多保重,泽玉告辞了!哦对了,泽玉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陆黎诗沉了口气,直视着袁泽玉的眼睛,也不说话,那意思就是叫他有话赶紧说,说完赶紧滚。

 袁泽玉又笑,“泽玉知陆小姐心情不佳,但有些东西该放下的还是要放下,所谓有舍才有得,兴许之后得到才是陆小姐真正需要的呢?”

 陆黎诗听他讲完这似很有玄机的废话就起身回屋了,也不在乎是否有失礼数,她怕再多呆一刻就真会控制不住原主的情绪而赏他一巴掌。

 然回屋后她又细细琢磨了下那混蛋的话,因为里面透了一个讯息让她无法忽视,且不说他如何知道她会得到什么,即便知道又与他有何干系?莫非他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不知道是不是东西的东西?

 而正在陆黎诗想问题的时候就感觉到眼前的光线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再抬头便对上了一双略显焦急的双眸。

 微微皱眉,犹豫片刻才开口道:“阿爹,您怎么来了?”

 “阿爹时辰不多了,你且仔细听着阿爹了接下来要说的每一句话,万不可说与旁人知晓!”

 陆黎诗再次皱眉,继而点点头安静的等他说。

 “阿黎你听好,这一把是我们陆家账房的钥匙,你一定要保管好!而这一枚戒指从前是你娘亲一直戴着的,如今…来不及了,你只要记着,这枚戒指极其重要,比那把钥匙更为要紧,你万万不可丢失!将来若是…总之你切记要贴身藏好,切记!”

 陆黎诗看了看进自己手里的两样小物件,又看了看那被她称为“阿爹”的男人,信儿不是说他得了重病给病傻了吗?怎么还能说出这么有条理的话?转念又想起刚刚袁泽玉说的,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待再想发问,便从屋外传来了信儿说话的声音。

 “奴婢给夫人请安!只是小姐她刚刚睡下,夫人这会来怕是…”

 接收到信号,陆黎诗立刻沉着脸趟下了,也同时将手攥紧掩到被褥里。

 “我不是来找你家小姐的,我是来接老爷回去的,你也知老爷如今的心智只如三岁孩童,若是无心伤了你家小姐,你可担当的起?还不快让开!”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

 “放肆!睁大你的狗眼仔细瞧清楚了在你面前的是谁!连我的路都敢拦?给我掌嘴!”

 听到这话,陆黎诗厌恶的皱了皱眉,紧接着又听到那响亮的巴掌声,了口气才道:“二娘,您不是来找阿爹的吗?阿爹此刻正在我房中。”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穿着光鲜亮丽的妇人扭着身走了进来,那妇人便是这身体原主的继母柳氏无疑。

 柳氏进到屋里后,似有些嫌恶这满屋的汤药味,拿帕子捂了捂鼻子,淡淡的扫了眼还躺在上的陆黎诗,继而笑颜如花的走向陆逸卓。

 “哎哟老爷,您怎的又跑了?这好在是跑到诗诗这儿,若是跑到哪个别有用心的歹人那里可怎生得好?快和妾身回去吧!”柳氏搀着陆逸卓献媚,但说到“别有用心”的时候,眼睛却实实的钉在了陆黎诗的脸上。

 再看陆逸卓,也不知何时他的双眼又呈现出一片浑浊,原本俊逸非凡的脸庞此刻又挂上痴傻的笑容,与刚刚那个与陆黎诗说话时的表情简直是判若两人。

 “啊…不!我不走!我要和阿黎玩耍!阿黎…对,我家小阿黎最爱骑大马了,阿爹带阿黎去骑大马!”陆逸卓一边说一边用力的甩开柳氏的手,继而像个孩子一样扑向陆黎诗。

 陆黎诗看到这傻里傻气的陆逸卓,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她很清楚他并非装疯卖傻,因为他正在扯她的被子,拽她的胳膊,而这只手里正拿着他刚刚给她的东西,怕再这么扯下去会将东西暴出来,只能转头看向那个正在细细打量她的柳氏。

 “得亏二娘您来了,再晚些怕是不太好办哪。”陆黎诗死死的拽着被角,面上且呈一副疼痛难忍的模样。

 柳氏没立刻接话,又瞧了瞧她的脸,继而妩媚一笑,“都说儿是娘的心头,我这当娘的自然是疼你的!还不快来人扶老爷回房去?往后谁再敢松怠弄丢了老爷,严惩不贷!”

 颇有气势的说完这番话,随即找了把椅子坐了下去,再冷眼看着下人进来半搀半拖着将陆逸卓带出房,也不理会他嘴里在嚷嚷些什么。

 直到人已经走远,见柳氏还没有要走的意思,陆黎诗默默的叹了口气,“二娘是现在家里的顶梁柱,许多事都需二娘办,诗诗不敢劳二娘分心照顾。”

 柳氏依旧不紧不慢的打量着陆黎诗,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就掩嘴笑了起来,笑得陆黎诗莫名其妙,但也只能忍着。

 待到她笑完,才悠哉的说道:“从前就听你阿爹说你是个聪慧的女子,我就喜欢和聪慧之人打交道!既然你知如今我才是掌家的,那就乖巧一些,我自然不会为难你!说吧,方才你阿爹来此和你都说了些什么?或者…给了你些什么东西?”

 这次换陆黎诗打量柳氏了。

 怎么又是要东西的?是钥匙还是戒指?而那袁泽玉要的又是什么?若是此刻她手中握着的东西,不管是哪一件她都要说一声不好意思,东西既然给了她便是她的,谁都别想讨走!

 眼珠转了转,便故作无知道:“二娘方才说什么?外头太吵,恕诗诗听得不甚清晰。”

 没错,从柳氏叫人掌信儿嘴时起到现在都没有停下,她知她是在示下马威,但她偏不如她意!

 “你!外面的都给我停手!”柳氏听到这话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似又觉得有*份,狠狠地瞪了陆黎诗一眼便朝着窗外喊了一句,而后又重新坐了下去。

 “好了,现在清静了,说!”

 虽听得出她是着脾气在说这话,可陆黎诗仍旧不打算配合,“说什么?方才真的没听清,还劳您再说一遍。”

 “陆黎诗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以为眼下你阿爹还能像从前一样护着你吗?别妄想了!也别指望你娘的娘家人会替你出头!单单以你现在一个被休寡妇的身份,你以为还有谁会拿正眼瞧你?心智明朗点,让二娘高兴了,改天再把你嫁到乡下的里长家当填房,也不至于饿死!若是一定要和我作对,吃亏的绝不会是我,懂吗?”

 ------题外话------

 森森是新人,很好扑倒~新作品希望大家多多支持~O(∩_∩)O谢谢~  M.qBQbXs.coM
上章 第一女皇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