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村避难记 下章
三十二 水乳交融
 三姑让我趴在她的身上,她的身体丰,这样趴着也很舒服。

 “今天下午你二姑让人捎话来,想让你到她家去住几天。”

 “这是什么好事啊,三姑你骗我,不行,我还得弄你的眼。”我故意吓三姑。

 “三姑还没说完呢。”三姑似乎有成竹,知道我听完会高兴。

 “那还不快说。”我在三姑的大房上掐了一把。

 “三姑告诉你一个关于你二姑的秘密,就是你二姑最小的女儿不是和你二姑夫养的。”

 “那又怎么的,你不也是和自己的小叔子养了江林和晨芝?”

 “但你二姑是和自己的亲生儿子养的。”

 “真的?”我感到十分以外。

 “其实这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也是偶然发觉,你二姑没办法才说的,叫我无论如何不能告诉别人。”

 “我记得十年前我来时二姑就已经生了最小的女儿,而且当时已经都不吃了?”

 “你耐心听三姑说啊,你二姑的大儿子和你同岁,比你小几个月,十三年前,你二姑夫得了肺癌,住在卫生院里等死,你二姑是个性很强的女人,时间一久,自己熬不住了,就和自己只有十四岁的儿子弄上了,竟然还怀孕了,幸好你二姑夫不久就咽气了,你二姑就说怀的是你二姑夫的孩子,谁也没有产生怀疑,你二姑一直没有再嫁男人,就是因为有个儿子能足她。”

 “原来是这样,母子伦,这让我有什么高兴的?”

 “唉!你今天怎么这么笨了,现在你表弟已经结婚,有了自己的老婆,对他妈的兴趣肯定减少了,就是兴趣未减,机会也少多了,你去了要是用点心思,没准你二姑也会像三姑这样…”

 “啊!三姑,你是要拉自己的姐姐下水啊。”

 “难道你不想吗,反正你二姑也很需要男人,就是她的年纪已经四十六了,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兴趣。”三姑对二姑似乎是同病相怜。

 “自己的姑姑,我当然想了。”我毫不掩饰自己对伦的渴望,我的大巴又起了,我就势进三姑的里,疯狂的动作起来。

 “哦…死贵宾…怎么又来了。”三姑叫着紧紧的抱住我。

 听到二姑的事情让我很兴奋,天一亮我就起来了。

 二姑家和大伯家都在西村,从这里去,要么到前村再拐过去,要么翻一座小山包,由山上的小路去,我决定由小路去,虽然是走,也比做马车或牛车好一些。

 三姑认为我对这里不熟悉,所以叫二表妹亚芝送我去,我看到亚芝十分高兴,心想路上有个人说话也好,就同意了。

 吃完早饭,我和二表妹亚芝就上路了。

 有个漂亮可爱的少女陪着,我一点也没有觉得走路的辛苦。

 等到了小山了,亚芝就开始慢慢的靠近我,我看了亚芝一眼,把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亚芝立刻抱住我的,我们偎依着慢慢前行。

 路其实不是很远,但我们走的很慢。走着走着,前面的小路边出现一块白色的大石头,光华平整,亚芝蹦跳着跑过去,坐到上面叫我“贵宾哥,我们歇一会。”其实我们一点不累,我知道亚芝是希望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长一些。

 我走过去挨着亚芝坐下,亚芝抱住我的一条胳膊,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充满弹脯紧紧挤我的胳膊,我的思绪有些,我控制着自己。

 “贵宾哥?”亚芝细声叫我。

 “什么事?”我侧头问。

 亚芝立刻低下头,俏脸红扑扑的说:“什么时候再会我家?”

 “我也没打算过,想回去就回去了。”

 “那你不想我大姐啊。”

 “这个嘛…我怎么也得都去坐坐,不然二姑他们会不高兴的。”我支吾着。

 “咱们走吧,象这样走,中午也到不了。”我接着说。

 “贵宾哥,你是不是不喜欢和我在一起。”亚芝幽幽说道。

 “傻丫头。”我不得不安慰一下亚芝,我一方面十分渴望,一方面又十分压力。

 我转身把亚芝搂到怀里,抚摸着亚芝滑的俏脸、纤细的脖颈、瘦峭的肩和臂。少女的羞涩真是柔情万种,我的心颤抖着、亢奋着。

 少女娇羞的充满期待的眼神,让我忍不住去亲吻她,樱桃般的小嘴娇吁吁,散发出醉人的香气,让我不自主的上那红润的嘴

 亚芝不知所措的接受着,生疏却充满热情,身体颤抖着。

 我的舌头在少女的边轻,然后滑入口中,刮着,拨着,和柔的软舌绕着,品尝着甜美的香津。亚芝浑身酥软,柔若无骨。

 长时间的亲吻着,两个人都几乎窒息了。

 当我们的嘴恋恋不舍的分开,亚芝很久才睁开眼睛,口还在不停的起伏。

 我几乎不敢看亚芝的脯,太人了,让人忍不住要去触摸。

 亚芝含情脉脉,我的内心如焚。

 我知道自己不是坐怀不的柳下惠。

 “亚芝,可以走了吗?”我轻声问。

 “贵宾哥,再抱我一会好吗?”如此人的请求,我如何能拒绝,我的意志变得脆弱。

 “就一会,容易被人看到。”

 “恩!”亚芝开心的把俏脸贴在我的脸上。

 我们拥抱着,我不知不觉的竟把手移到亚芝的脯上,亚芝身体的颤抖让我意识清醒,我立刻移开。亚芝抓住我的手,慢慢的上移,从新回到她的脯,轻轻的按住“贵宾哥,喜欢你就摸吧。”我还能说什么呢!我隔着薄薄的衣服,在亚芝的脯上抚摸着,房十分弹

 不行,必须停止,我这样想着,因为我觉得身体已经太兴奋了。

 “真的该走了。”我站起来。

 亚芝也只好跟着站起来,我牵着她的手“亚芝,你真是折磨表哥。”亚芝跟着我走着“是表哥自己折磨自己。”我苦笑说:“算你说得对,不过以后你再这样,表哥可不会轻饶你了。”亚芝小声说:“我不怕,贵宾哥把我咋地我都不怕。”

 终于熬过来了,在进二姑家的村子前,亚芝不得不松开我,和我保持着距离。

 二姑一看见我,就热情的抓住我的手问长问短。

 十年不见,二姑以前的样貌已经模糊。我觉得二姑现在的精神不错,虽然比三姑大了三岁,但只是额头上多了几道皱纹,而且二姑的身子也比三姑苗条些。

 二姑有五个孩子,这不算多,如果不是二姑夫死得早,不知道会生多少。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吃饭的时候,除了最小的三女儿雨萍上学外,其他人都过来看我,我几乎有象稀有动物一样被欣赏一番,还好我准备了一些小礼物,让每个人都很欢喜。

 饭后大伙逐渐散去,亚芝也恋恋不舍的回去了。

 我的注意力终于有时间可以集中到二姑的身上,直到二表弟东川到田里去,二姑家里就只剩下我和二姑冰珠两个人了。

 二姑和三姑一样,不停的对我送给她的钱表示感激。

 我决定趁着这个大好时机搞定二姑这个四十六岁的半老女人,于是我找机会把催情剂擦到了二姑的手上,过了一会,因为我的皮肤也接触到催情剂,所以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兴奋,我估计二姑的身体也有反应了。

 我故意说有些困倦,二姑给我铺了褥子,让我躺下。

 二姑家的房子是四间,有三间屋是可以住人的,东屋是二进的。我呆的是东屋的外间。

 我假装睡下后,二姑出了屋子。我根本就没想入睡,茎在裆里早已经起坚硬,涨得难受。二姑怎么还没反应,难道我的量用少了。我正琢磨着,二姑又进屋来,然后进到里间,过了有十多分钟,二姑也没有出来。

 这种药的药劲只要一上来,一般人很难忍受,我已经忍不住隔着子抓弄着茎,我估计二姑此时的状况应该不会比我好,于是我悄悄起身下了炕,走近外间和里间相隔的门。门上有布帘,还好在外面,我轻轻掀开一条隙,我设想的情景进入我的眼帘。

 二姑果然在催情剂的作用下,在里间的炕上自起来,这正是我要达到的。角度不错,但二姑没有掉身上的衣服,只是松了带,有一只手伸进去,不停的动作着,仰着头,闭着眼睛张着嘴巴,极其陶醉。

 我决定闯进去,于是我推门而入。

 “贵宾,你…”二姑冰珠慌忙出伸进自己子里的手,遮掩自己的丑态。我看到二姑的手指头呼呼的,知道二姑刚才把自己的手指进自己的里。

 “二姑,我听到里屋有声音,于是过来看看怎么了,我没想到二姑在…”我没有出屋,反而在靠近二姑的炕沿上坐下。

 二姑面孔通红,也不知道是羞,还是火烧的。

 “贵宾啊,二姑今天不知怎么了,突然就有了念头,实在是忍不住了才会这样,你别笑话二姑好吗?”二姑急切的解释着。

 “我怎么会笑话二姑你啊,女人也有需要嘛,而且二姑夫又不在了,二姑你不这么解决还能怎么解决呢。”我装出十分理解的样子。

 “贵宾,还是你明白事,理解人。”二姑感激的说。

 “我不光理解二姑,只要二姑愿意,我还可以帮助二姑解决生理需要。”我觉得二姑这时候火焚身,只要我大胆的惑,二姑一定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二姑对我的话十分意外“你…怎么帮我?”我用手指着我裆处被大巴高高支起的地方“当然是用这个帮二姑了。”一开始二姑眼睛瞪得溜圆,但马上就象充满了一团火。我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我知道二姑此时的意志很薄弱。

 “贵宾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是姑侄,怎么可以做那种事。”二姑的语气一点责备都没有,反而象是在和我探讨似的。

 “姑侄怎么了,越是亲人才越是水融。”二姑和自己的儿子都能伦,还在乎我是她的侄子?我直接说出我对伦的态度,而且我更加大胆的解开带,把二十五厘米的坚硬大巴掏了出来。  m.QBqBXS.coM
上章 山村避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