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村避难记 下章
十四 千依百顺
 我站在屋外的院子里,仰着脑袋呼吸着春天新鲜的空气,我尽力不去想三姑那肥大花白的股,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到了晚上,大表妹惠芝的紧窄小就会等着自己的大巴去弄,难道半天的时间都忍不住吗?

 可是到一半实在是难受,大巴在裆里一点也没有软化,涨得我心烦意。我掏出一支烟点着,默默的着。

 过了有半个钟头,房门吱的一声开了,我知道是三姑出来了,但我没有回头去看。三姑来到我身后,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摸了一会,小声说。

 “是不是很难受?”

 “什么难受?”我故意装不明白。

 “你…你刚才没有出来…”

 “哦…没什么,晚上我去找惠芝。”我故意装轻松。

 “唉…三姑知道你的心意,你既然已经都弄进去了,你就是弄到痛快三姑又怎么会怪你啊。”

 “我是保存体力给惠芝留着。”

 “贵宾你…你…”三姑转身跑回屋里,我知道她听了我的话伤心了,心里暗笑。

 我进屋的时候,三姑正趴在炕上小声的哭着。我也爬上炕,侧身挨着三姑躺下来,然后抱着她,把三姑脸上的眼泪擦擦。

 三姑毕竟是长辈人,虽然都被我弄了,还是装出长辈人的样子,忍住哭声。

 我笑着对三姑说:“我刚才是故意气三姑呢,谁叫三姑你硬忍着也不说让我你的,还说什么伦。”

 “你还说,这伦本来就是不对的;再说,你每次都只是说说要弄三姑,也没有实际动作,三姑只是矜持一下,你就没下文了,难道你叫三姑主动子把那对着你你才会弄啊!”“这么说是侄子的不对了,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三姑啊,我刚才弄得你舒服吗?”三姑白了我一眼说:“就问傻话,三姑怎么会不舒服。”顿了一下,三姑问:“你刚才是不是很难受?”我在三姑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笑着学她的口气说:“怎么会不难受。”三姑被我气的不知如何是好,象撒娇的少女一样,给了我一巴掌。

 我腾的跪起身体,快速的揭开子,掏出我的大巴。

 三姑一见忙问:“你要干什么?”我握着硬的大巴道:“拿出大巴能干什么呢?”三姑慌急说:“不行了,眼看要中午了,一会你三姑夫他们就回来了。”

 “那三姑你还是用嘴巴给我,一会就好。”三姑知道我此刻真的是很难受,爱怜的说:“好,三姑用嘴巴让你,可你要快点出来,被人看到就糟了。”

 “我知道。”我把青筋怒涨全发热的大巴送到三姑的嘴边。三姑伸出柔软的舌头,先我的部,然后是身、头,去,最后,三姑张开嘴巴,将我的大巴一点一点的了进去。我的巴太长了,三姑在含进三分之二后,再慢慢的吐出来。

 三姑不停地弄,柔软的舌尖顶着头中间的小眼儿,尽情动着,一双手还在在外面的茎上滑动,我的大巴感到温暖滑润,舒服异常。

 虽然在时间如此紧急的时候,三姑竟然很以前不同,尽力的用她的嘴巴取悦着我的大巴。

 “啊…啊…好舒服…我就要了…啊…”我下意识地抱紧三姑的头,股快速地用力动起来,三姑同时也配合着我,加快了

 我似乎听到了外面有人在开大门,一定是有人回来了。

 但这时我已经没有办法停止下来,我尽力的把大进三姑的嘴巴,我到了兴奋的顶点。

 一阵搐后,我了,浓热的一大股一大股地进了三姑妈的口中,急忙把还没有萎缩的大巴装进子。

 三姑也知道有人回来了,嘴巴里含着我的,情急之下“咕噜咕噜”地了下去,连了几大口才全下去,然后把落在嘴角的用手指往嘴里抹。

 虽然很狼狈,但是当三姑夫等人进到屋里的时候,已经看不出有什么痕迹了,只是三姑没有做午饭可要和三姑夫还有表弟表妹们解释解释了。

 吃午饭的时候,从三姑夫的口中知道惠芝病了。三姑夫也是看到惠芝上午没有到田里,在回来的时候看到惠芝六岁的女儿小琳琳在路上玩,一问才知道的,但小孩子说不清楚怎么病了。

 三姑心疼惠芝,一做好饭,叫大家先吃,自个到女儿家去了。

 等大家都吃完饭,三姑回来了。

 我忙问三姑:“惠芝生的什么病?”三姑说:“也没咋的,就是感冒,头有点痛,现在已经好多了。”我又问:“吃药了吗?”

 “小毛病,用不着吃药,明天就没事了。”

 “那怎么行,哪有生病了硬的,叫她吃药啊。”我发觉我的心里很关心惠芝。

 三姑道:“家里没有,在这农村大家都这样,哪有闲钱买药在家里放着的。”

 “现在到哪里能买到药?”三姑明白我要做什么,就说:“最近要到前村去买,我们土岭村只有那有卫生所,要不叫亚芝借个自行车去买,一会就回来了。”

 “好,就这样。”我对常用的感冒药还是了解的,于是我按我知道的写了一堆比较管用的药名在一张纸上,不光是感冒药,还有一些消炎、治拉肚子等家庭常备药,叫亚芝按我写的去买,我掏出二百块钱,告诉亚芝每种多买一些,以备以后用。

 十七岁的二表妹亚芝接钱的手都有些哆嗦,估计她长这么大手里拿这么多钱的时候不多。

 三姑看我拿这么多钱,赶忙道:“买几片吃就行了,买那么多要放着做什么!

 留着钱做什么不好!”我看着三姑,意味深长的说:“大家都是亲戚,侄子我不还有点钱嘛,不花给你们难道给别人花吗?”三姑知道再和我说什么也没用,就嘱咐亚芝一定要把钱揣好,千万别弄丢了。

 亚芝也不小了,在我的面前被母亲这样说感到很不好意思,脸腾的就红了。

 “不会啦,妈。”我笑呵呵的对三姑说:“亚芝已经是大人了,三姑你怎么还这么心啊。”然后对亚芝说:“快去吧,早去早回。”亚芝“恩”了一声,推门跑了出去。

 三姑夫一直也没说什么,见亚芝走了,叫三姑吃饭,和我招呼了一下,领着只有十五岁的三表妹芝又去田里了。

 屋子里有只剩下我和三姑两个人了。

 “惠芝怎么突然就感冒了?”我问三姑。

 三姑看着我道:“还问呢!你昨晚是怎么折腾惠芝的,让她都着凉了。”

 “我也没怎么的啊,难道做那事还能穿着衣服啊。”

 “那你们也得盖被子吧,惠芝一直身体就这么娇弱。”

 我苦笑道:“我怎么知道,以后我注意点,惠芝这样我也很心疼的。”

 三姑白我一眼道:“心疼她还那么使劲的弄她,刚才惠芝跟我说,她的小肚子今天还有点疼呢。”

 “这个是我的不好,是惠芝实在太可爱太漂亮了,我…”

 “好了,贵宾你不用说了,你这个小狼,一见到好看的女人就疯了是吧,这样也好,有年轻可爱的表妹勾着你的心思,你也就不会对我这个三姑胡来了。”

 我觉得三姑的话里有话,这时三姑正好吃完饭起身要收拾饭桌子,我从后面一下抱住三姑,手从她的腋窝下伸过去,一手一个罩在肥大柔软房上来回的,同时下身也顶着三姑的大股,虽然我的大巴并没有起,但如此贴近且两人穿的衣服也不厚,三姑一定能感觉到我的大巴。

 “那可不行,以后我要天天对三姑胡来。”我这样在三姑的耳边说着。

 “你看你又这样,象个小孩子似的,三姑真拿你没办法。”我知道我对三姑如此轻薄,三姑的心里是很喜欢和足的,毕竟我是年轻而成的男人,而三姑已经人老珠黄,单纯从男女的角度来说,我对她的身体有兴趣,她甚至应该感到骄傲。

 三姑已经完全放松自己,任凭我这个侄子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游走。

 “上午你把三姑弄得那么狼狈还不够啊。”我在三姑的颈上轻柔的亲吻着。

 “急急忙忙的,还差点被三姑夫他们看到,怎么会够啊。”

 “哦…”三姑被我挑逗得呻了一声“还说呢,三姑把你出来的脏东西都咽肚里了。”三姑这样说,我听着都觉得兴奋。

 “我也没叫三姑你吃我的啊,你可以吐出来啊。”

 “你以为三姑稀罕你那东西啊,三姑是不敢吐出来,要是被你三姑夫他们发现可怎么得了!”

 “呵呵…那三姑正好可以品尝品尝,怎么样,我的味道如何。”

 “还说风凉话。”三姑故意装做生气。

 “三姑你说啊,到底什么味道?”

 “慌里慌张的,我也没注意是什么味道。”

 我知道三姑说的是真的,忍着笑说:“三姑有的是品尝的机会。”

 “去你的,死贵宾,现在你一点也不把三姑当长辈看了。”

 “有别人在的时候我当你是三姑,要是就咱两个人嘛,我就当你是个女人。”

 我用一只手扳三姑的头,把嘴巴在三姑的嘴巴上亲吻,我把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搅和了一会,然后试图把她的进我的口中,三姑竟很顺从的深了出来,让我含住着。我的另一只手已经从三姑上衣的下摆伸进去,直接握着一个大按着。我感到三姑的身子渐渐发软,几乎站不住了。三姑这样听话的让我玩她的身体和亲吻她的嘴巴,使我也立刻兴奋起来,我的大巴在子里不由自主的起,硬邦邦的顶着三姑的股沟。

 三姑到底还是有太多的担心,从意中清醒过来。

 “贵宾啊,一会亚芝就回来了,你饶了三姑吧。”

 我很不情愿的松开三姑,但我还是十分体贴的给三姑整理了一下被我弄的衣服,笑着说:“我又没有强三姑你,我饶你什么啊。”

 三姑不理会我的话,转身主动的抱住我,把脸贴在我的脸上轻轻的磨蹭着。

 “你看你下面又那么硬了,你要是还想要弄的话,一会你去看惠芝的时候,你弄她吧,其实惠芝的感冒已经都要好了。”顿了顿三姑又说:“惠芝和你般配,你弄总比弄三姑要舒服。”

 “看三姑你说的,我又不是非弄女人不可,在说了,弄三姑你和弄惠芝一样舒服的。”

 “三姑知道你会说话,好了,三姑得到田里去忙一会,你在家等亚芝回来吧。”

 几分钟后,三姑已经出了家门,临出去的时候,被我捧着脸重重的亲了一口。  m.QbqBxS.COm
上章 山村避难记 下章